全文检索:  
首页 > 世界文化遗产申报与管理 > 老司城遗址
论湘西土司制度渊源与发展
报送单位:    作者:    点击次数:7921     发布时间:2014-06-25  打印本页

作者:雷家森
     湘西土司制度是古代中央王朝加强对西南少数民族地区统治,由朝廷任命的“以土制土”的世袭长官政治制度。“土司”一词最早出现于宋1。但是如果不单纯从名词而言,而是从统治形式的内涵来看,那么其渊源可追溯至先秦以前的“五服之制”,这是土司制度的雏形。到唐宋“羁縻府州”制度的推行,土司制度开始发育,并走向成熟,到明朝进入了全盛期。到清代土司制度经过短暂的延续而消亡。
一、先秦以前土司制度的雏形
       中国历代王朝对周边的少数民族实行镇压与怀柔并举的统治策略。早在先秦以前,中央王朝就开始对周边少数民族如何加强管理形成了初步理念。始于周朝第五代王,周昭王之子穆王,在征伐周边少数民族后,推行“五服之制”,即:“邦内甸服,邦外侯服,侯卫宾服,蛮夷要服,戎翟荒服”。 甸服者祭,侯服者祀,宾服者享,要服者贡,荒服者王。日祭、月祀、时享、岁贡、终王,先王之顺祀也。有不祭则修意;有不祀,则修言;有不享,则修文;有不贡,则修名;有不王,则修德;序成而有不至,则修刑。于是有刑不祭,伐不祀,征不享,让   不贡,告不王。于是有刑罚之辟,有攻伐之兵,有征讨之备,有威让之命,有文告之辞,布令陈辞而有不至,则增修于德。无勤民于远,是以近无不听,远无不服”2。这种“五服之制”是早期中央王朝为对被称为蛮、夷、戎、狄的周边少数民族进行强化统治而创造的最初统治思想。
       在秦汉时期,中央王朝对湘西少数民族的管理分别设置了郡、县、乡三级管理。如龙山里耶出土的秦简得到证明,在今天的湘西自治州范围内明确记载有“酉阳、迁陵”二县,迁陵县下辖三个乡,即都乡、启陵乡、贰春乡3。卜宪群先生认为,秦代乡里制度主要是沿袭战国而来的,战国的乡如果从名称及形式而言远可追溯更早的时期。4乡里的行政职能主要为户籍管理,赋税征收,徭役征发,土地分配,矛盾纷争等。在偏远的湘西2000多年前地方基层管理就如此完备是难以想象的。但是秦朝的法律约束众多,处罚较重,多采用赀刑和赎刑,这两种不同性质的刑罚可能起始于周的“五服之制”。把湘西的“蛮夷”被列为要服。列入要服的蛮夷要岁贡,没有岁贡侧修名,并派到远方劳作。赀刑是一种经济制裁,是当事人依法缴纳一定财物的刑罚;而赎刑是不同与赀刑的经济制裁,它是一种替代刑5。赀刑的适用罪名涉及当时的社会政治、经济、军事等各个方面。即执行方式、赀物、赀金、赀作三种,如云梦秦简中关于赀作的记载:“或盗采人桑叶,赃不盈一钱,何论?赀徭三旬”。就是说,虽然只盗采了不值一钱的桑叶,就要被罚三十天的徭役。由此可见“蛮夷要服”与赀刑和赎刑有异曲同工之妙。由于秦汉时的法律的严苛和对人民沉重的剥削,统治阶级对人民采取高压的政策,引起人民的强烈反抗,最终是“自治要服者不至”的结果。
        这一时期“湘西”时有寇乱,西汉时五溪蛮酋长田强不按期朝贡,拒受王莽赐给的铜印,率武陵蛮起义。东汉建武二十三年(公元47年)五溪蛮渠帅精夫相单程起义,领众据险,抗击官军,大寇郡县。东汉元嘉元年(公元151),五陵蛮詹山集众四千余人起义,拘执县令,屯聚深山。三国时“五溪蛮”起义,吴奋威将军刘阳侯潘浚奉命统诸军证讨。建兴三年(公元225)“五溪十八峒”起义,诸葛亮征讨。西晋建兴三年(公元315年),杜稻遣将王贡,联合五溪苗、瑶族人民以舟师截断官军水道粮运。南北朝刘宋元徽二年(公元474年),荆州刺史沈攸之勒索诸蛮捐税,群蛮怒,酉溪(今永顺、沅陵等地)蛮王田头起义。南北朝齐建元三年(公元481年),武陵蛮首领田思飘率蛮起义。南北朝齐永明(公元483—公元493年)黔阳蛮首领田豆渠、向宗头率众五千人起义。
         以上湘西地区少数民族起义,官军多次征伐,终因不克,最后都采用和义军谈判,对蛮军改用招抚。这种“剿抚并用”,“以夷制夷”的军事方法,实事上说明长期以来对少数民族统治观念“五服之制”已经宣告结束,在此基础上形成独特的怀柔政策,羁縻府州制。
二、唐宋羁縻府州制度的推行,标志湘西土司制度开始发育并茁壮成长走向成熟
      (一)、唐太宗羁縻府州制度的产生的时代背景
隋大业十三年(公元616年)南北朝梁代政权皇室后裔,梁宣帝的曾孙萧铣在巴陵郡反隋,割据湖南,建立梁政权,自称梁王。收编沈枊生起义军数万人后,势力进一步扩大,攻占了江西豫章郡。短短一年里,萧梁政权控制了东自江西九江,西达三峡,南抵广东交趾,北至湖北川汉平原的广大地区,拥有强兵四十万。公元618年隋王朝在农民起义的烈火中覆灭了。同年,李渊夺取了农民起义的胜利果实,称帝长安,建立唐朝,改之武德。唐武德三年(公元620年)庚辰,巴陵豪强首领,萧铣部将董景珍借故杀害沈枊生,沈枊生起义军群龙无首,随之瓦解,董景珍以沅陵郡降唐将李靖。以沅陵、辰溪、析置麻阳县。
         唐初,全国的民族关系呈现出复杂的多元交汇的斗争局面,当时不仅有农民起义各路大军逐鹿中原,而且还有隋王朝的一些地方将领割据武装,乘机起兵与各地起义军相互争夺江山。在平定各地叛乱时,李世民表现出杰出的军事才能,他身先士卒。作战勇猛。运筹帷幄,指挥若定。在武力征讨同时,采纳魏征的招抚为主的怀柔政策,稳定时局。
唐太宗即位后,他广罗人才,深得名臣辅佐,使得制度完备,在决定对周边的各民族政策时,广泛听取大臣们的意见。李世民总结前朝和本朝的经验教训,那就是不能完全靠武力征服天下,他宣布说“朕虽以武功定天下,终当以文德绥海内,文武之道,各随其时”6。唐太宗善待少数民族,推行开明进步的民族政策这确实具有开创性治国安帮的方略,对后来一系列民族政策的制定影响深远。
      (二)、唐朝羁縻政策的主要内容
        唐朝疆域辽阔,民族众多,唐朝的民族政策是以开明、灵活多样而著称,在用人制度上不拘民族,各族官吏待遇相同。
唐朝民族政策是以羁縻安抚政策为主,羁縻含有联系、笼络、牵制、管理的意思,在唐朝初期,武德二年(公元619年)。唐高袓李渊宣布诏书,其中写道:“画野分彊,山川限其内外,遐荒绝域,刑政殊于华夏,是以昔王御世,怀柔远人,义在羁縻。”7在这里,唐高袓明确提出羁縻思想。其核心就是中央对民族地区适度管理。唐太宗即位后,在这种思想指导下实施了这一政策,加大了对少数民族政治经济文化等思想领域的联系,加强中原内地对少数民族地区的影响,建立中央政权和少数民族地区比较稳定的政治关系,继承并发展了这一思想,从而巩固和加强国家的统一。
       (三)、湘西羁縻政策的实施
         贞观三年,东谢蛮“黔州西三百里南距守宫獠,西连夷子。地方千里,宜五谷,为畲田。岁一易之,众处山,巢居,汲流以饮,无赋税,刻木为契,见贵人执鞭而拜,赏有功者以牛马、铜鼓。婚姻以牛酒为聘,俗椎髻,后垂向下,常带刀剑,男子服衫襖大口袴,以带斜束左右肩,以螺殼、虎豹、犬羊皮为饰。其酋长元深入朝,冠乌熊皮冠,以金银络额,身被毛帔。中书侍  郎颜师古因是上言,昔周武王时,远国入朝,太史次为王会篇,今蛮夷入朝。如元深冠服不同,可写为王会图,诏可。帝以地应州,即拜元深剌史,隶黔州都督府。8唐武德七年以后,湘西先后置巫州、锦州、溪州、富州等处,旋置麻阳隶于锦州。各州,族中大姓,为彭氏、舒氏、向氏、周氏、田氏。因彭氏处上下溪州,舒氏处叙州,各为酋长,匀设刺史,分土管辖。经统计,全国唐朝册封的羁縻州多达八百多个。
          由于唐王朝对周边各少数民族的统治思想不限于传统的中华统治观念,而是根据各种具体情况,实行一些随机应变的策略,采取比较柔和、亲和的措施。各少数民族纷纷入朝,效忠唐朝,出现了社会繁荣,国威高扬,稳定的盛世。唐后期,由于安史之乱,唐朝由盛向衰转折。尤其是公元875年黄巢起义,“郡将自擅,常赋殆绝,藩镇废置,不自朝廷”。9唐王朝已名存实亡,这时群雄四起。藩镇割据,最终导致唐朝灭亡和五代十国延续半个世纪的分立局面。湖南节度使马殷修贡于梁,拜殷侍中兼中书令。这时马殷也乘机割据湖南建立了楚政权,即封楚王。马殷乃仿效天子体制,“以谭州为长沙府,建国承制,自置官属,后梁开平三年(公元909年)七月,江西吉州刺史彭玕帅众数千人奔楚,楚王殷表玕为郴州刺史,为子希范娶其女”。乾化二年(公元912年)二月,辰州蛮酋宗邺,昌师益皆帅众降于楚,楚王殷以邺为辰州刺史,师益为溆州刺史。时至“梁开平四年(公元910年)吴水军指挥吏敖骈围吉州刺史彭玕弟彭瑊于赤石,楚兵救瑊,掳骈以归”10,这次参加救瑊的楚兵中有湘西土兵王氏参加。永顺《王氏族普》记录了这一事件。“其先避秦奔楚之,溪州为古黔中地,即史成王熊繹所封之域也……即今西古村也(永顺王村)坐镇既久,乃得习其风俗,解其言语,探其巢穴,蛮众以此向化,立为蛮长,原土人呼墨着王。适吴敖骈围赤石,瑊不能下,乞王氏相助,因得率溪州所部蛮兵数千讨平之,朝廷遂迁瑊溪州刺史,后世竟有其地,王氏之力也,维时我明公改授王家村长官司。”这段记载给我们提供二个信息:①、彭瑊进入溪州前这里的彭氏就是大姓了,《麻阳县志》同治十三年刻本载:“开元二十六年,置五溪经略使,大历四年(公元769年)改为辰、溪、巫、锦、业五州团练使,是时督令环治,中多大族,彭氏、舒氏、向氏、田氏,猱居螘聚。”②、可能在战国时王氏、彭氏共同避秦乱而进入湘西,成为今后的强宗大姓。此问题暂不讨论,略作说明。
楚王马殷统治时期,政治上采取上奉天子,下抚土民,内靖乱军,外御强藩政策,使人民获得了一个相对安定的环境。
梁开平三年,王重师任溪刺史。经考:王重师,颖州长社人也,才力兼人,沈嘿大度,临事有权变,剑槊之妙,冠绝于一时。……天祐中,授雍州节度使,加平章事。数年治戎恤民,颇有威惠。开平中,为刘捍所构,太祖深疑之,然未有以发其事。无何,擅遗裨将张君练纵兵深入邠风,君练败北,太祖闻之,怒其专擅,因追而斩之。《通鉴》云:刘捍至长安,王重师不为礼,捍谮之帝,曰:重师潜与邠、岐州通。”己已贬溪州刺史”。《龙山县志》载:考五代梁臣王重师,曾以节度使贬溪州刺吏矣,岂自梁至晋二十余年。彭氏已三、四代郡州乎?
《龙山县志》又载,“其先有老蛮头吴著冲,今邑之本洗罗、辰旗、董府、洛塔、他砂诸里,皆其世土。因延江西吉水县彭氏助理,彭氏以私恩结人心,日渐强盛,至彭瑊,谋逐吴著冲,著冲败走猛峒,瑊复率众击之,遂匿洛塔山。时有漫水司土官之弟向伯林,骨肉不和,归瑊,瑊令伯林攻著冲,著冲困毙于洛塔石洞,之地酬向氏,余土归瑊”。
         以上资料表明,梁开平四年(公元910年)六月,吴水军指挥使吴敖骈围吉州刺史彭玕弟彭瑊于赤石,楚兵救瑊,虏骈以归。这时溪州刺史是王重师,加上乾化二年(公元912年)二月辰州督都府宗邺、昌师益皆帅众溪峒降于楚。另外彭瑊来湘西后投于猛峒土酋吴著当助理,彭氏以私恩和武力征服了当地蛮酋,兼并了溪州,所以说彭瑊担任刺史的时间应在乾化二年(公元912年)辰州督都府宗邺皆帅众降于楚以后,后唐天成二年,明宗封殷如三公,殷卒11马殷去世,诸子相继袭位,马氏诸子多为穷奢极欲,残暴贫横之辈,时称“酒囊饭袋”。马楚统治日趋衰败。后唐天成三年,马希声袭位。后晋天福四年,马殷第四子马希范袭位加天册上将军开府承制如殷政事。12
          综上所述湘西彭氏自辰州刺史宗邺于乾化二年(公元912年)率溪峒羁縻州投楚以后,彭瑊在溪州土酋吴著冲下当助理,彭氏以私恩结人心,日渐强盛,用私恩和武力相继征服了吴著和惹巴冲,楚王马殷任命彭瑊为靖边都指挥使守溪州刺史。彭瑊卒,彭士愁继位。但彭瑊何年卒,彭士愁何年继位不见于史。彭士愁继位后,勤于政事,团结各部,注意发展农业生产,势力雄厚,这时由于楚王马希范“奢欲无厌,喜自夸大,为长枪,饰之以金,可执而不可用。用度不足,重为赋剑,每遣使者行田,专以增顷亩为功,民不胜租赋而逃。”13等原因,加上楚蛮边界之争,矛盾激化,导致溪州战争爆发。天褔四年(公元939年)八月下旬“黔南巡内溪州刺史彭士愁引溪、奖、锦州蛮万余人寇辰、澧州,焚掠镇戌,遣使乞师于蜀,蜀主以道远,不许。九月辛末,楚王希范命左静江指挥使刘勍940)正月楚刘勍等因大风,以火箭焚保山寨而攻之,士愁麾下逃入奖、锦深山,己末(29日)遣其子师暠帅诸酋纳溪、锦、奖三州印,请降于楚,刘勍引兵还长沙。,决胜指挥使廖匡齐帅衡山兵五千讨之。十二月,刘勍等进攻溪州,彭士悉兵败,弃州走保山寨,(今王村镇九龙厅)石崖四绝,勍为梯栈上围之。廖匡齐战死。天福五年(公元
溪州虽然战败,由于五溪诸州连接十峒,彭士愁在诸蛮中仍具有较大的影响力和号召力,妥善处理溪州之战的善后事宜,不仅彭士愁会感恩戴德,归顺马氏,而且对湖湘周边蛮夷有着不可低估的示范效应。因此马希范复表彭士愁为溪州刺史,采用建铜柱盟誓的方式,化干戈为玉帛。
         溪州之战后,由于楚王明确表示“尔能恭顺,我无科徭,本州赋租,自为供赡;本都兵士,亦不抽差。永无金革之虞,克保耕桑之业。皇天后土,山川鬼神,吾亡推诚,可以玄鉴。”
从此,溪州只要承属楚国的羁縻州,毋须承担任何经济义务,亦不必服兵役,给予溪州政治、经济、军事上的完全自治,自主的权利。
在宋朝,羁縻州、县、峒的土官世袭,由都督府辖各蛮酋会议,从子、孙、弟、侄或亲党中确立继承人。如:“建隆四年(公元963)知溪州彭允林,前溪州刺史田洪贇等列状归顺。诏以允林为溪州吏,洪贇为万州刺史。允林卒,以其子师皎代为刺史”。14可见在溪州刺史继位中,亲党田洪贇曾继彭师裕溪州刺史之职。继承人确立之后,其后连名确保,报告给钤印司。但是朝廷对继承者是否有才能统率蛮人,需经过五年的审核,断定其确实适合继承,才由安抚司上奏(庆历三年,湖南始置安抚司),最后由朝廷赐给敕告和印符。“旧制,溪峒知州卒,安抚司为奏给敕告”15这段史料,说明了湘西土司死后承袭办法走向制度化、法律化,承袭者是以子、孙、弟、侄、亲党顺序遴选的,但要试用五年,在试用期内观察其才能表现,由朝廷正式赐给敕书。
由此可见,宋朝羁縻州世袭任职办法,有利于中央王朝从政治、经济、文化上加强对少数民族的管理,客观上标志着湘西土司制度已基本形成。
三、湘西土司制度的全盛期
       在元朝,羁縻政策达到了最完备时期。元朝先后在行省之下设置宣抚司、安抚司、招讨司,另在总管府、土府、土州、土县等机构及职衔不设流官,而对当地土著中有势力的人,授于宣抚使、安抚使、招讨使、长官使、知州事、峒民总管等官职。并且,被任命为宣抚司等官职的长官,可获得元朝政府正式的诰敕、印章、虎符等,朝廷对他们的承袭办法、升迁、惩罚等也有明确规定。
       在湘西地区,元至正十四年置沅州路,辖黔阳、麻阳二县,隶湖广中书行省。中统三年(公元1262年)溪州剌史彭思万率诸蛮内附,朝见赐宣命印章,授武德将军。廷祐七年(公元1320年)彭胜祖自改称“永顺安抚司”,廷祐十一年(公元1324年)永顺按抚司升为永顺等处宣抚司,并置南渭知州,上溪州土知州,田家峒峒民总管,改保靖州为保靖安抚司,隶永顺宣抚司16。除此以外,还置麦着黄峒峒民总管、腊惹峒峒民总管、驴迟峒峒民总管、施溶州土知州等隶属思州。在经济方面,他们有朝贡、赋税、赋役等任务,在军事上要服从征调。     
从此以后,“土司”便成为这些机构职衔的称谓。
 在明朝,土司制度进入了全盛期,制度完善,机构合理,在辖区上从新进行了调整,土司制度被正式确立,标志着羁縻政策达到最完备时期。
明太祖朱元璋在洪武初期,在延续于元代羁縻职官的基础上,又设置了宣慰司、宣抚司、安抚司、招讨司、长官司、土府、土州、土县等。这些大小各司官衔中,分武职和文职。
其土司官制:
置宣慰使司,设宣慰使一人(从三品);同知一人(正四品);佥事一人(正五品);经历司经历一人(从七品)文职;都司一人(正八品)文职。
置宣抚司,设宣抚使一人(从四品);同知一人(正五品),副使一人(从五品);佥事一人(正六品);经历司经历一人(从八品)文职;知事一人(正九品)文职;照磨一人(从九品)文职。
置安抚司,设安抚使一人(从五品);同知一人(正六品);副使一人(从六品);佥事一人(正七品),吏目一人(从九品)文职。
置招讨司,设招讨使一人(从五品);副招讨使一人(正六品);吏目一人(从九品)文职。
置长官司,设长官一人(正六品);副长官一人(从七品);吏目一人(未入流)文职。
置蛮夷长官司,设长官一人(正六品);副长官一人(从七品)。
在明朝时,土司官九级,承袭必奉朝命,一定要赐予印章、冠带、诰敕等能够体现正式任命官职的物品。
在军事上,土兵以旗为基本单元,湘西永顺,保靖,桑植三大土司,虽都是宣慰使,但拥有的旗都有多少之分,如永顺五十八旗,而保靖只有十六旗,桑植只有十四旗,这都是根据辖区大小而定的。永顺土兵共五十八旗,即:辰、利、东、西、南、北、雄;将、能、精、锐、爱、先、锋;左、韬、德、茂、亲、熏、策;右、略、灵、通、镇、尽、忠;武、敌、雨、星、飞、义、马;标、冲、水、战、涌、详、龙;英、长、虎、豹、嘉、威、捷;福、庆、凯、旋、智、胜、功。以上七字为句,每字一旗,凡五十六旗,后添“设、谋”二旗,共五十八旗。17旗是土司军政合一,寓兵与民,有事则调集为军,以备战斗,无事则散处于民,以司耕凿。如《永顺县志》载:湖广土兵,永顺为上,保靖次之,其兵甚强,其阵法:每司二十四旗,头,每旗一人居前,次三人横列为第二重,次五人横列为第三重,次七人横列为第四重,又其七人横列为第五重。其余皆置后,欢呼助阵,若在前者败,则二重居中者进补,两翼亦然。每旗十六人,二十四旗合三百八十人,皆精之兵也。“其调法:初檄所属照丁拣选,宣慰签天祭以白牛,牛首置几上,银付之。下令曰有敢死冲锋者,收此银,吃此牛首。勇者报名,汇而收之,更盟誓而食之。其节制甚严,只许击刺,不许割首,违者与退缩皆斩,故凡战必捷,人莫敢撄。”18
宣慰使、州、峒、旗的设定,标志湘西土司稳定的统治区域地位合法的确定下来,这深刻影响了土司社会内部,土司不再是一个家族对辖区的松散控制,而是变成有名有实的政权集团。在政治上,朝廷对土司的管理实行政绩考核制。奖惩分明。如《明大政纪》记载:“凡土官,或升迁调任,或本土世袭,俱以三年为一考,升任之事蹟,行本衙门验实,申布政司,按察司考核,平常者,复职。称职者,于官职内量加赏赐复职;不称者,降一级,于缺官衙门补用。六年再考,如初考。九年给赴京通黜降。若贪污害民,劫夺仇杀,事有显蹟者,按察司举问如律。”19
(一)、湘西土司的设置及辖区
湘西分为永顺土司,保靖土司,桑植土司。三大土司于洪武五年先后分别置宣慰司。
1、永顺司彭添保,“《明史·湖广土司》载,永顺宣慰使顺德汪伦、堂厓安抚使月直遣人上其所受伪夏印,诏赐文绮袭衣。遂置永顺等处军民宣慰使司,隶湖广都指挥使司。领州三,曰南渭州、曰施溶、曰上溪长官司、六峒、曰腊惹峒、曰麦著黄峒、曰驴迟峒、曰施溶溪、曰白崖峒、曰田家峒”。20
永顺土司至明洪武五年,升宣慰使司,并赐印章、冠带、辖区上进行了调整,保靖已分出独立设置宣慰使司。今永顺县东南腊惹峒、麦著黄峒、驴迟峒、施溶溪,在元朝时隶属于思州(今贵州铜仁思南地区),明洪武五年调整为永顺宣慰使司管辖。此次区划调整,改变了元朝管理区域分散的弊端,使管理遂步趋于合理科学。永顺宣慰使司。至洪武五年至到雍正五年改土归流止,领三州,六峒。今永顺县、古丈县、龙山县的大片区域。
2、保靖土司元为安抚司,隶属永顺司。洪武元年归附明朝,其地设置保靖宣慰使司,领白崖、大别、大江、小江等二十八村寨。
另凤凰厅五寨长官司,元朝设置,属思州安抚司管辖,明洪武年间改隶属保靖宣慰司。永乐三年,置竿子坪长官司,仍属保靖宣慰司管辖。
3、桑植土司,“巴蜀盘龙峒主向噢发的长子向思胜,于宋景炎三年(公元1278年),奉命来桑征苗,时桑植土酋来附者五十二处。胜率领土苗酋入朝服化,因功授湖广桑植等处军民宣慰使司职,颁发印篆一枚、赐袍带、虎符、并属员、帖堂、经历司、总理、总巡、三厅官、五营中军、暨属下朝南安抚使司、备战指挥使;龙潭州、安定州、化被州、美坪州、戌戈长官司、芙蓉长官司、神旗长官司等印信十三颗到司,并兼辖施州三里下军民,拥有上、下桑植地。”21以上三大土司均为朝廷建置,其职官分别由朝廷任命。另外在大小各土司衙门内部还有自设官职其职务有以下几种:
①、总理:亦称旗鼓,为土司衙署内最高官员,“国有征仪,则为大将,生杀在掌。”一般由土司同胞兄弟担任。
②、家政:次于总理一级的官员,亦由土司同胞兄弟担任。
③、亲将:土司贴身侍卫。
④、旗长:亦称旗头,为土司军队的基本单位,每旗十六人,皆从各寨精选。
⑤、峒长:数寨或一个大寨可称峒,设峒长,负有征收赋税之责。
⑥、寨长:一寨之长,负有征收赋税之责。
另外,宣慰司、宣抚司还设有儒学、教授训导等职,一般为外来者担任,系流官。
土司不论朝廷命官或其自设内部官职,一律世袭。袭职为父死子袭或兄终弟及。但如故土司无嗣或子幼,亦无兄弟时,也可由妻子袭位,如石柱土司秦良玉和保靖土司彭白氏的袭职即是这样。(石柱宣慰使马千乘死后,因子幼其妻秦良玉袭职。保靖宣慰使彭尽臣卒,子彭守忠妻杨氏遗腹子未生,尽臣妻彭白氏奉文管理印务,署司事。)袭职者无论是谁,凡属朝廷任命的官职均须上报朝廷所知,由朝廷颁发印篆,赐袍带、虎符、号纸等才属合法。
(二)、湘西土司的经济。
湘西峰峦叠嶂,地势崎岖。土司时期,由于地处荒僻,交通不便,经济文化十分落后。五代以后,先秦时间以鱼猎经济为主,如“不二门文化”21就是这一时期的代表。秦汉至唐代经济处于“刀耕火种”的原始经济,如《旧唐书》记载,土宜五谷,不以牛耕,但为畬田,皆自营生业,无赋税之事,俗无文字,借贷刻木为契,记数以绳打结。五代时期,楚王国确认了彭氏对溪州静边都区域内的统辖权,并保证其拥有原来的土地,并且赋予彭氏不对其行使征收租税,摊派徭役,征调军队权力,而将这些权力均委任彭氏,让其管辖彭氏下辖五姓《田、向、覃、朱、龚》各溪峒头领分受职责。楚王这一政策给予溪州政治,经济,军事上的完全自治,自主权利。这一时期溪州社会稳定,其社会生产开始以刀耕火种的原始农业,向固定的旱地,水田耕作过渡,促进了湘西经济发展。
宋、元、明时期,由于彭氏与楚王在溪州铜柱上的盟誓,使这个地方得到较长时期的稳定,对溪州的农业、与工业,商业等地方经济发展起到一定的作用。元时期湘西普遍使用牛耕,平坝开垦田亩,种植水稻,河旁溪畔,筑坝开沟,进行水利基础设施建设。如元仁宗元年(公元1312年)施溶州长官司在集坪姚家溪开水沟1250米,灌田400多挑。明成祖元年(公元1403年)施溶峒长官在回龙展毕修筑一座高6尺干砌石滚水河坝,灌田150多挑,为溪州水利工程之始。清康熙五十七年,(公元1720年)石提峒土司在仓坪始建干砌鱼鳞坝一座,高3米,开沟120米,灌河岸田200多亩等等,这些水利基础建设,大大改善了农业耕种条件,促进了旱地农业向水稻农业的发展。这时溪州内除种植小谷,穇子,包谷,薯类等旱地作物外开始向水稻发展,这是湘西土司农业经济质的飞跃。
在商品经济上,当地油桐、油茶等地方特产,由原来的土民点灯照明,茶油自给食用开始转化为农副产品,销往外地。由于农产品和农副产品的发展,也促进了手工业的发展,“女勤于织,户多机声”如《龙山县志》记载,“土妇善织锦,裙被之属,或经纬皆丝,或丝经棉纬,挑刺花纹,斑斓五色。虽较永、保二邑稍逊,然丝皆家出,树桑饲蚕,又有土布,土绢,峒巾,皆细致可观。机床低而小,布绢阔不盈尺,向不知制履,市之肆中。近皆自制,与客妇等。此时期溪峒集市贸易也有了发展,较大的城郭还有市的设置,如老司城就有“鱼渡街”为土司集贸市场,在市场内主要经营鱼虾、桐油、茶油、蜂蜜、丹砂、班布、织锦、印染等农副产品。鱼类实行专卖,土司每年为覃姓发证(营业执照),其他人不得经营。
明朝时,土司工业也初具规模,有自己的铁厂,如永顺土司就有雷公嘴铁厂,有老司城谢甫兵器制造厂,雷公嘴铁厂于康熙十七年宣慰使彭廷椿献给清朝政府。
在文化教育方面,明朝湘西土司大兴教化之风。“如《明史》载,弘治十年,诏土官应袭子弟。悉令入学,渐染风化,不入学者,不准承袭。故辰州府旧志称,正德初,永顺彭明辅以辰州学生嗣宣慰,从征十余次,以礼法自守,诸峒翕然向慕”。明万历元年(公元1573年)永顺土司彭元锦在老司城建若云书院,供土司,土官子弟学习,为永顺最早的学校,开创了湘西土司办学的先河。
根据以上论述,湘西土司不论在政治,经济,军事等诸多方面的发展与进步是史无前例的,可以说湘西土司制度在元明时期进入了全盛期,由其是明朝发展到顶峰造级。这时中央王朝与土司之间的关系也日益加强,特别是通过征调用兵使中央王朝对湘西土司更加倚重,在这种王朝的恩宠下,湘西土司呈现出历史上从来未有过的殊誉。
湘西土司,勤政务实,国家有难,服从征调,多立战功。如嘉靖三十三年冬,调永顺土兵协剿倭贼,于苏松,彭翼南统兵三千,致仕宣慰使彭明辅统兵二千,会于松江,“候十九莅事,次年东征,其平望峰,长江泾,秋母亭,陵江霸,蛋口之战,每身先士卒,多擒斩功,及寇复入,候整旅载征,遂收平湖全捷,徐海授首。”至今岛夷绝迹。不敢为东南患者,皆候之力,“抚管镇竿叛苗十余年,不复出没。征剿支罗,土寇黄中率服归降。降施散之暴浸,拯川湖之水火。察管内疾苦而向之流移。悉复均户口粮税而昔之逋欠尽完。至朝观贡献。岁无后期,故历任十三年,而应钦奖宠锡者,五部院旌奖者三十。”23
四、土司制度的延续和消亡
       古人云,“盛极必衰,”湘西土司也是如此。清初,中央王朝对少数民族地区采用怀柔与迫害相结合的统治政策。在湘西土司中,首先收买和笼络土司,实行“一仍故封,不加改制。”24清顺治四年(公元1647年),宁南大将军阿尔津恭顺王孔有德至辰州,宣慰使彭泓澍率三知州,六长官五十八旗,三百八十洞苗蛮及与图册归附。25十三年,大将军阿图山额真卓,经略洪承畴会题永顺久经投诚,请铸给印信。十四年,加太保领顺字号永顺等处军民宣慰使司印一颗,三州,六洞长官司印,经历文职印信,又赐正一品服。26
好景不长,由于康熙年间“三藩”之乱,清朝政府加强了中央集权统治,于雍正四年至九年(公元1726——公元1731年)对西南各少数民族进行“改土归流”政策,将少数民族世袭的土司改设为流官。清王朝在以流官取代土官之前,总是寻找各种借口以显示其改流是解除土民于“水深火热”之伟举。其借口有如下几种:
    (一)、以各种“劣迹”为借口而改土归流,如保靖宣慰司彭御彬被加罪为“肆为淫凶”,“互相攻杀”,“贪暴”等而参革提勘,负罪安置辽阳,其地设保靖县。又如桑植宣慰司向国栋因“残虐”,“相互仇杀”,“民不堪命”之罪而被遣置河南。其地设桑植县。
     (二)、以“自愿”献印而改设流官,如永顺土司彭肇槐“献图输诚,愿附内地”,被授以参将职,赐给世袭施州喇哈番称号,赏赐银一万两,安置于江西吉安,原司属之地设为永顺府。
     (三)、以战争手段,强迫施行改土归流。如容美宣慰司,清廷为达到改设流官的目的,先寻其“劣迹”,定其“不遵法纪,乱给扎付”,以大兵压境,用武力解决。土司田旻如自缢身亡,仍被“开棺戮尸”,其宗属子女则被解交陕西安置,余党发配广东,其地设鹤峰直隶州。“欲百年无事,非改土归流不可,欲改土归流非大用兵不可。宜悉令献上纳贡,违者剿。”27
       综上所述,湘西土司经过秦汉时期的“五服之制”,唐宋的“羁縻府州”制,元明时期“土司制度”,历时千余年,至清代“三潘之乱”之后,清政府为强化中央集权统治,“欲百年无事,非改土归流不可”。即使土司无任何借口,也不会改变“改土归流”的施政决策,作为地处腹地湘西土司,必然逃不脱设流官取代土司制度的命运,这是历史的必然。
 
参会论文

 
注释:
(1)、《文献通考》宋徽宗崇宁四年王祖道奏议。
(2)、《史记》卷四《周本记》。
(3)、张春龙《里耶秦简所见的户籍和人口管理》,《里耶古城秦简与秦文化研究》2009年10月。
(4)、卜宪群《从简牍看秦代乡里的吏员设置与行政功能》。
(5)、何双全、陈松梅《秦律之赀刑与赎刑浅论》。
(6)、刘咰《旧唐书》中华书局1975年出版。
(7)、司马光《资治通鉴》中华书局1976年出版。
(8)、欧阳修《新唐书南蛮下》。
(9)、《旧唐书》卷—九下《僖宗记》。
(10)、《资治通鉴》第267卷。
(11)、《辰州府志》卷三十三名宦传。
(12)、《辰州府志》卷三十三名宦传。
(13)、《资治通鉴》第二八三卷。
(14)、《宋史》卷四百九十三。
(15)、《宋史》蛮夷一。
(16)、永顺《彭氏家谱》。
(17)、《永顺府志·土司》乾隆二十八年抄刻本。
(18)、《永顺县志》卷二十四。
(19)、《大清会典·吏部》卷一百二十九。
(20)、《永顺府志·土司》乾隆二十八年抄刻本。
(21)、《桑植司志》
(22)、柴焕波《湘西永顺不二门发掘报告》湖南考古2002年。
(23)、赐进士及第,特进士上柱国,金紫光禄大夫,建极殿大学士,少师兼太子太师,吏部尚书,徐阶撰《皇明诰封昭毅将军授云南布政使湖广永顺宣慰彭候墓志铭》。
(24)、《清世祖实录》卷六。
(25)、乾隆《永顺府志》卷九。
(26)、永顺《彭氏家谱》。
(27)、《国朝光正事略》卷十一三,《鄂文端公事略》。

  |  信息报送  |  文物安全与行政执法  |  考古调查、勘探、发掘备案系统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所有© 湖南省文物局 CopyRight www.hnwhyc.com All Right Reserved
信息报送邮箱: hnww4443179@163.com    地址: 湖南省长沙市蔡锷北路153号
备案号: 湘ICP备12014243   公安机关备案号: 43010502000853   网站标识码: 4300000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