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检索:  
首页 > 世界文化遗产申报与管理 > 老司城遗址
老司城,千年土司王国的前世与背影
报送单位:    作者:    点击次数:6523     发布时间:2014-06-25  打印本页

 作者:彭学明 
       编者按:彭学明是我州籍著名学者、作家和文学批评家,现任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副主任。作品曾荣获中国第十一届图书奖、第七届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星光奖等诸多全国大奖,并多次入选大中小学教材,在全国有着广泛的影响。对于生长于斯的湘西这块热土,他寄托了满腔的热情和深爱。他的作品,不仅诗意般地描述着湘西诱人的生态景观,而且展示着湘西魅力四射的民俗风情和真挚朴实的乡土民歌,彰显出浓郁的民族特色和对故乡深沉的眷爱。本报今日刊发他的最新力作《老司城,千年土司王国的前世与背影》,以飨读者。
  一
  我是带着朝圣的心情去朝拜这个王国或王朝的。这是我祖先的王国与王朝。是我土家族的王国与王朝。是土家族祖先1054年之久的王国与王朝历史 ,而我却很长一段时间都忽略了我祖先的这段历史与荣耀。我知道老司城,却没来拜谒过老司城。我知道祖先有1054多年的土司王国历史,却从没去触摸和探究过我土司王国曾经的辉煌和荣光。我像一个傻子,认得出自己的家、自己的父母,却不晓得家的底子和父母的欢乐忧戚、幸福伤痛。
  我———问心有愧!    
  二
  像历史的天空里坠落的一颗彗星,我土家族祖先的土司王国就坠落在这莽莽苍苍的崇山峻岭。一线线山脉蜿蜒逶迤。一座座大山雄伟嵯峨。一仞仞山峰孤兀挺立。千山万壑。万壑千山。都组成了一道道天然屏障和一堵堵铜墙铁壁,把这王国严严实实地遮蔽、守卫和保护。要不是历史的指引,任何人都万万不会想到,这一望无际的崇山峻岭里隐藏着一个辉煌了十个多世纪的王国和王朝。
  也许,这些林立的山与峰是我土家祖先土司王国的千军万马、百姓将士和守护神,所以,千山的头是高昂的,千山的身是挺立的,千山的朝向是统一的。代表着英武不屈。代表着顽强向上。代表着团结一心。那千山万峰真是奇了!一律把头和脸朝向土司王国的帝都———老司城!有万山朝贺之尊,万马归朝之荣!
  可是,当我穿过一道道绿色的屏障,解开一重重历史的帷幕,走进那座曾经盛大、辉煌的土司王城———老司城时,我的心感到一丝清凉和落寞———那昔日的盛大和辉煌,已有如尘沙,被岁月的罡风,吹落湮没了。
  一弯清亮碧绿的河。一个简朴静谧的村庄。一群突兀陡立的山。一条幽深狭长的山谷。还有一坡错落有致的梯土。构成了老司城最清晰的线条和画面。线条的骨感和画面的质感,柔和绵韧,干净利落,像画家的白描和作家的写意。其实,都不是。画家的工笔远没有这般神力,作家的思绪也没有这般神奇,它只是历史遗留在这里的一滴墨,浓妆尽卸,繁华尽散,只留下这孤零零的一滴残墨。残墨凝固了青翠的山色、碧绿的水秀,也凝固了宁静的村庄和灿烂的田舍。我以为,这景致就是我湘西农村常见的那一副、那一帧了,不想,那满山梯土下埋着的是一部厚重得需要整座大山都来背负的华章。    
  三
  依着山势,一层层梯土,从河谷走往山顶,从低处走往高处。一溜溜,一线线,一沟沟,一垄垄,一坡坡,好大一片,很有韵致。弧的线,弯的勾,挺的脊,直的粱。一笔一画,都像画师精心描的。刚直,妩媚,好看。那几十栋小木屋,也参差错落地打坐在一台台梯土上,成为画师最温馨的点染。而飘散的炊烟、活泼的家禽,却是画框里最生动的动漫。
  总以为梯土就是梯土,种庄稼,长庄稼;种果木,长果木。这老司城的梯土下,却深埋着一颗巨大的历史的种子,是历史的种子发芽时,发出的一个王国,是这个王国开花结果的几十个朝代。
  当我一步一步地丈量我祖先的这片土地,一遍一遍地抚摸我祖先的这片王国,一次一次谛听我祖先的呼吸时,我才对我的祖先油然而生一种前所未有的敬意、感动和自豪,我才第一次感到我与我的祖先是如此的十指连心、骨肉相连,我才第一次明白:老司城是我祖先的一颗心脏,一颗从未停息过的、连着我自己的心脏。    
  四
  公元905年的8月15日,也就是唐昭皇帝元年的8月15日,正是万家团圆过中秋的时候。而一行30多个人马的队伍却骑着战马,赶着马车,从长沙出发了。他们是肩负着特殊使命,前往湘西的。其特殊使命就是侦探敌情,潜伏湘西,以图伺机剿灭蛮人,征服湘西。走在最前面的是彭彦晞和彭彦昭兄弟俩。
  那时湘西不叫湘西,叫五溪。———酉溪、辰溪、雄溪、樠溪、武溪,因境内的五条溪水而得名。下辖的不仅是今湘西地带,还包括黔、川、鄂等交界地带。湘西人因为民风强悍和不归顺朝廷而被称为五溪蛮。对湘西“蛮夷之地”和“蛮人的”蔑称,自尧舜时代就有了。为了征服湘西,历代统治者都没停止过对湘西“蛮夷”的残酷讨伐。但在跟湘西进行了旷日持久的战争,历代统治者都没征服过湘西,相反,湘西在征服与被征服的拉锯战中,越来越强大,成了历代统治者的心头之患。湘西,像一把锋利的古剑,抵在历代帝王的胸口,让历代帝王胆战心惊、不得安宁。
  湘西土家族先民,在秦代以前,经过了漫长的原始部落社会。一个部落称为一峒,共有八峒,即八个部落。八峒活动范围主要是在酉溪,即今酉水流域。其中有历史记载的八峒之首,即“首八峒”,在今湘西保靖县酉水北岸的拔茅乡水坝洞村。此地于清代复修的“八部大王庙”残碑刻有:“首八峒历汉晋六朝唐五代宋元明为楚南上游……故讳八部者盖以威镇八峒一峒为一部落”。一峒一首领。八峒八首领。土家人称为八部大王。土家族自称毕兹卡(本地人),在土家族梯玛(法师)代代相传的民族迁徙歌里,大量的歌词讲述了土家族祖先迁徙至酉水流域安家的场景。
  秦朝统一中国时,也统一了湘西。湘西北土家族地区属黔中郡,汉为武陵郡,土家人民受郡的最高统治者郡守管辖。但两晋以后在160多年的南北朝纷争时期,湘西北土家族地区,形式上属于州、郡之下,实际上土家族的各部首领各据一方,自称王侯,自立于南北朝之间。各朝政府,只能采取“以夷制夷”的怀柔手段,来管辖疆土。由于“以夷制夷”的放纵,唐末五代初,湘西更是疆域辽阔,声势浩大,完全独立于封建帝制统治之外,发展壮大成了溪州、龙赐、天赐、忠顺、保靖、感化、永顺、懿、安、远、新、洽、富、来、宁、南、顺、高等20个州,各州首领自署刺史,自王其地。是典型的土司。而群雄割据的大小土皇帝们,又为了争夺势力,刀兵相见,百姓苦不堪言。特别是酉溪蛮的溪州土家族首领之一沃撮冲,威风八面,威震朝廷,已经世代承袭了216年的独立王国,成了朝廷五溪蛮的心头首患。擒贼先擒王。彭彦晞和彭彦昭兄弟带领的30多个人马,就是前来沃撮冲的地盘溪州探水和踩点的。    
  五
  别看这只是一个30多人的小队伍,但个个身怀绝技,能文能武。他们或懂医术,或懂建筑,或会裁缝,或会经商,72行,行行有人。除了各自身怀绝技外,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的本事就是懂艺术。吹拉弹唱,歌舞戏剧,尽在其中。所以,他们化装成一个戏班子,前来湘西演戏。吃了无数大亏的朝廷,知道不能强攻,只能智取。唐朝的末代皇帝李祝,也就是后来追谥为唐宣帝的唐哀帝,在与湘西土著对垒的过程中,终于想到了这步妙棋。尽管他后来被朱温谋害,没有看到这步妙棋的最后结局,没有品味到这步战略部署的精妙滋味和胜利之美,但历史却在最后证明了这步棋的绝妙之处。彭彦晞和彭彦昭这两个大唐的小卒,靠智慧和勇气将下了湘西土著首领的军,圆了历代帝王的大同之梦。
  彭彦晞和彭彦昭兄弟本是江西吉安人。因被朝廷任命为紫金光禄大夫的祖父彭辅同楚国长沙王马殷感情深笃,亲如手足,其父亲彭瑊就投靠到马殷的氂下,在湖南任辰州刺史,今沅陵一带。两兄弟也因此深蒙马殷之恩,备受关照。当听说朝廷要征讨酉溪蛮为首的溪州首领沃撮冲时,兄弟俩争先报名,前去征讨。兄弟俩不说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但却武艺高强,聪明过人。既能骑马射箭,舞刀弄枪,又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彭彦晞更是山中之王,水中之龙,人中之英雄。传说他能飞檐走壁,一身轻功十分了得。还可一箭同时射落两只并肩飞翔的小鸟。加上他长相英武俊朗,机智灵活,深得长沙王的信任和父亲的怜爱。
  跟湘西王沃撮冲一次次的较量对垒中,长沙王深谙湘西和沃撮冲了。湘西是个歌舞之乡,湘西的孩子生下来就会唱歌,刚走路就会跳舞,对戏对文,爱之如命。这个湘西王沃撮冲也不例外。一到逢年过节,或者闲来无事,湘西的男女就会聚集在摆手堂上,对山歌,跳摆手。再苦的心,都会被戏文里的人生悲喜牵走,在轻歌曼舞里变得甜蜜和宁静。歌和舞,成了湘西人相互沟通、了解和恋爱的桥梁。
  彭彦晞率领的一干人马,不疾不徐,边走边演。过洞庭时,他们以浩淼的烟波做背景,演了多天多夜。穿沅江时,他们以两岸的青山和涛声做背景,演了多天多夜。等到达老司城的南大门王村时,他们已经沿途演了3个多月了。这3个多月的戏文没有白演,他们所途径的每一个地方,每一个观众都成了他们的义务宣传员和喇叭筒。他们的戏演得好!他们的为人更好!这等好人、好事,尽管交通闭塞,却也风一样的,很快吹遍了湘西大地。一个寨子一个寨子的大户人家,都争相请他们去演戏,演一场不够演两场,演两天不行演三天。他们成了最受欢迎的人!
  这,全得益于彭彦晞给长沙王的建议。长沙王之所以让他们带足三年的费用,就在于彭彦晞的建议。彭彦晞说,湘西山高路远,我们要带一些新鲜实用的技艺给他们,让他们看到我们的先进和好处。湘西人喜欢唱歌跳舞,看戏演戏,我们就化装成一个戏班子去演戏,带上足够的银两,不但不收看戏的钱,还要沿途乐善好施,仗义疏财,让他们看到我们不但是演戏的戏班子,还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笼络和争取湘西民心,是我们打赢沃撮冲,统一湘西的最好途径。彭彦晞的话种子,在湘西开出了好花朵。沃撮冲派人传话,请他们进宫演戏。
  然而到了溪州老司城南大门王村的彭彦晞,还是不敢贸然闯进老司城去给沃撮冲演戏。老司城是沃撮冲的大本营,他对老司城的地形、对沃撮冲的****一点都不了解,他得先打探清楚再进城演戏。于是他假借戏班子有人身体欠佳,暂时在王村对面的河西驻扎下来,一边搭台演戏,一边刺探****,以便伺机灭掉沃撮冲。因为同样的乐善好施,仗义疏财,戏班子与当地百姓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当地信得过的不少百姓不但成了他们的探子,还暗中帮他们在龙潭沟修筑了一道高三丈、厚五尺的军事工事,借给了他们几十条小船和两条渡船。
  就在彭彦晞兄弟俩为剿灭沃撮冲密锣紧鼓地实施自己的计划时,一个天赐良机出现了。———沃撮冲在整个湘西选姑爷!
  沃撮冲的女儿沃秀英天生丽质,美如天仙。沃秀英其实是我现在我们给她取的汉名。她的真名在历史和传说中都没有记载。只是知道沃撮冲有这样一个女儿。真正的土家族名字不是这样的发音。而应该是我们现在听起来非常古怪而有趣的名字。比如科洞毛人、鲁力嘎巴、惹巴冲、涅者湖、车土库等这样的名字才是土家族人的名字。为了便于好记,我们就将沃撮冲的女儿叫沃秀英。
  这个名叫沃秀英的姑娘,要选驸马,不说惊天动地,也是牵山动水。她不但美如天仙,美丽善良,心灵手巧,见什么会什么。加上她是土王的女儿,难免心高气傲。所以,看了九九八十一个后生也不满意。沃撮冲只好传旨,在全湘西挑选。但沃撮冲是一个威名赫赫的土王,沃秀英要求又高,没人敢去攀这个高枝,去做沃撮冲的姑爷。彭彦晞和彭彦昭觉得这是一个天赐良机,都争着要去。最后是哥哥彭彦晞说了算。大凡为王的都喜怒无常,说不定去了就是死路一条,他不能把弟弟往火坑里推。于是他冒充当地的一秦姓后生,进宫晋见沃撮冲的女儿沃秀英。
  不用说,天生英俊潇洒而又多才多艺的彭彦晞一下子赢得了沃秀英的欢心,也深得沃撮冲喜爱。彭彦晞顺利地成了沃撮冲的姑爷。目不识丁的土司王沃撮冲,有了这么一个识文断字、能文能武的乘龙快婿,当然也是心满意足。不但很快为女儿女婿大办喜宴,还立马将彭彦晞任命为助理,请彭彦晞辅助他镇守一方江山。    
  六
  上天送给沃秀英这样一个好丈夫,沃秀英自然是心满意足,百般珍惜。本有佣人做饭洗衣,她却每次都要自己下厨给丈夫做可口的饭菜。丈夫外出,她必定亲手给丈夫披上披风、系好官带,丈夫回来,她必亲手泡好最好的毛尖,端给丈夫。晚上就寝时,她必给丈夫打好洗澡水,给丈夫抹身洗脚。闲来无事时,她就给丈夫织花带、做布鞋、绣鞋垫,有时,还跟丈夫鸾凤和鸣,你来我往地唱一夜土家情歌,跳几回土家舞蹈。丈夫是天上掉下来的乐圣,她是天上掉下来的歌神。乐圣和歌神的心声,是老司城飘出的天籁之音。
  应该说,彭彦晞开始是抱着一种野心去应付沃秀英的。尽管沃秀英的美貌,也一下子像乌云中露出的金光,照亮了他,迷住了他,他也从心底爱着这个心地和面容都一样美好的女人,但他却时刻警告自己不要忘了自己的使命,警告自己不要爱上这个女人。他表面像一朵花,让心情开得灿烂,内心却如铁门,扣上了一把厚重的锁。他是朝廷派来的。他有刺杀沃撮冲的任务。那是国家的大业。他的内心不能装下这个天下第一好的女人,他得装下国家、民族和大义。所以,他一天到晚想的是如何寻找机会杀掉沃撮冲。
  成了沃撮冲姑爷的彭彦晞天天在沃撮冲身边,按理有机会刺杀沃撮冲。他的弟弟彭彦昭和另外30几个人也都被贤惠的沃秀英接进了老司城,也都在沃撮冲身边做事。但他们都始终找不到刺杀沃撮冲的机会。一是沃撮冲本身武艺高强,二是他身边的几个干将个个猛如老虎。湘西人之所以英勇善战,就在于湘西人平时为民,战时为兵,每个部落和家族都养有家丁,忙时务农,闲时练兵。沃撮冲,土家族语就是打猎的头人。沃撮冲本姓王,因为打猎厉害,人们便把他敬奉为猎神,称为沃撮冲。沃撮冲的箭法、枪法,远胜彭彦晞。生擒虎豹,活捉飞禽,是他的拿手好戏。在老司城遗址挖掘的过程中,我们看到了成堆成山的虎骨豹骨和鹿角麝角。这都是沃撮冲和他的手下猎杀的遗物。他身边的努力嘎巴、科洞毛人、向官大人、昔枯惹其、田好汉五大金刚,个个也是神勇无比,十个八个的人,根本拢不了他们的边。这使得彭彦晞寝食难安,焦虑成疾,瘦了一圈。
  直到公元907年的10月,沃撮冲生日时,彭彦晞才找到最佳时机。
  沃撮冲生日的王宫张灯结彩,鼓乐喧天,人声鼎沸。一派喜庆的热闹景象。跳茅古斯舞的、跳铜铃舞的、跳摆手舞的、还有舞龙灯、舞狮子和耍蚌壳灯的,都在王宫门前的摆手堂上载歌载舞,纷披表演。
  各路蛮领都来朝贺。
  彭彦晞也特地在前三天就搭好了戏台,要为沃撮冲亲自唱一回《荆轲刺秦王》。
  见女婿如此孝顺,沃撮冲看在眼里,喜在心头,不禁对女儿连声夸赞。沃撮冲说:好好好,我就爱看这出戏,秦王那么残暴,我要是那荆轲,我也要刺那秦王。
  殊不知,女儿的心里翻江倒海,痛苦不堪。黄连一样的泪水,在心里涨成了一片苦海。
  她知道,夫君彭彦晞的父亲彭瑊率领的官兵,已星夜兼程,从辰州赶往溪州,兵临城下,把老司城围得水泄不通了。夫君已经与朝廷做好了里应外合的一切准备。今天的戏台,就是父王的断头台。父王的生日,就是父王的祭日。而她,就是要眼睁睁看着夫君把父王送上断头台的那把刀、那根香和那个不忠不孝的人。
  当她心爱的夫君彭彦晞流着泪对沃秀英说他对不起她,说他不姓秦,姓彭,是朝廷派来刺杀父王的时候,沃秀英是五雷轰顶,她万万没想到她深爱着的夫君居然是养在饭碗脚下的一条毒蛇!她愤怒地抽出长剑,直指彭彦晞的胸口。
  但是当彭彦晞告诉她朝廷已经大兵压境,好几万人马就埋伏在城外,他不杀父王,别人也会杀了父王,并且还会株连九族,殃及他俩的孩子和亲人时,沃秀英犹豫了。特别是当她听彭彦晞说,杀了父王,可以给全城百姓免除一场战争灾难,可以救全城百姓于血火时,她痛苦地放下了指向彭彦晞的刀剑。深明大义的她不能让全城百姓和亲人孩子都因为父王一人而惨遭涂炭、断送性命。于是,她痛苦地放弃了父王,选择了百姓、亲人和夫君,或者说选择了国家、民族和大义。
  此刻,我们可以想象,沃秀英抱着孩子陪着父王坐在观礼台上看彭彦晞演戏时,她的心里流的血与泪,可以想象一个土家族女子为了一民族和国家所忍受的巨大悲怆。幸好,怀里的孩子,可以掩饰她内心的惶恐、痛苦和悲伤。她和彭彦晞的儿子彭师裕早在半年前就出生了。初为人母的幸福,胜过了所有的幸福。这儿子,长着一副像她一样美丽的脸蛋,像他一样美丽的眼睛、鼻子和嘴唇,还有酒窝窝。张着小手,咯咯傻笑和咿呀学语的神情,简直就是彭彦晞的翻版。彭彦晞跟她亲昵撒娇时,也是这般神态和傻样的。
  沃秀英就这样一边逗弄着儿子,一边坐在父王身边,心神不定地看夫君的《荆轲刺秦王》。
  台上,彭彦晞唱:“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台下,沃撮冲使劲鼓掌叫好。台上,彭彦晞拔出刀来刺向秦王,刀子却飞向了台下的土王。
  土王虽大惊失色,却眼疾身快,躬身让掉了飞刀。一个随从,死于非命。一干人迅速冲向彭彦晞。擒拿刺客。科洞毛人却舍身相救,掩护彭彦晞突围。
  努力嘎巴也拉起沃秀英迅速向外逃跑。
  沃撮冲永远也不会明白,她女儿不但背叛了他,还帮助彭彦晞用高官厚禄和怀柔政策,千方百计地笼络了沃撮冲身边最得力和信任的两员大将科洞毛人与努力嘎巴,使得两员大将对他们百般感激,俯首听命。
  埋伏在外边的朝廷官兵,在彭瑊的带领下,潮水般地往老司城冲进来。 沃撮冲值得慌忙逃窜。彭瑊和彭彦晞带领队伍一路追赶。最后将沃撮冲歼灭于今龙山县洗车乡西吴坪。
  由于沃撮冲是往龙山方向逃窜的,龙山当地就有了这样的民间传说。传说沃撮冲仓促应战逃跑时,在首车上的马车,所以龙山今天还有一地名叫首车;彭瑊的千军万马追到到马蹄寨时,到处都是马蹄踏出的蹄印,所以,龙山今天还有一地名叫马蹄寨;在农车,沃撮冲用  笼子罩住车子,所以龙山县至今还有一地名叫农车;过苗市时车掉入河中,捞起车又跑,所以龙山至今有一地名叫捞车;到了洗车,洗了车又跑,所以龙山至今有一地名叫洗车;最后在洛塔弃车而逃到高耸的沃撮停(teng,二声),所以龙山至今还有一地名叫落塔,一地名叫沃撮停。停了,就是走不动了,所以,叫沃撮停。最后因兵尽粮绝,孤家寡人,加上彭瑊联络湖北土司向柏林放火烧山,他便趁夜从绝壁顺索而下,中箭中刀,投奔他的结拜兄弟惹巴冲,所以,龙山今仍有地名惹巴冲。奔至距禾着停十多里远的西禾坪而死,此地于是叫死禾坪,今改叫西禾坪至今。
  龙山县流传至今的民间传说,也许是口口相传的最准确的历史。因为民间传说,往往是最生动的历史符号和最准确的历史记录;刻在民间,并世代流传的记忆,往往是最没有粉饰、最真实可靠的记忆。
  写此文时,我参照了永顺民委向盛福老人的《土司王朝》一书,我打电话问他所写的一些故事,是他根据史料写的还是杜撰的,他说,是根据史料和民间传说合成的,没有一个故事是他瞎编的,不信,让我可以问问老司城和以前溪州附近的中老年人,他们几乎都晓得这些民间传说。他说,这是史,他只能接近历史,逼近真相,而不能远离历史和真相。他已经70高龄了,在老司城土生土长,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老司城,他有责任和义务把这些民间世代传下来的历史,记录下来,留给后人。
  是的,许多历史是官方的文字留下来的,而许多历史是民间一代一代口传下来的。我相信历史,尊重历史,更相信民间,尊重民间。官方的历史往往是胜利者的礼物,不是失败者的礼帽。而官方写的历史,都只会顺着官方的意志,朝着官方有利的方向给后来者指历史的路。所以官方的历史,是胜利者的历史,只会以胜利者的面目出现,那么,官方的历史往往只会为胜利者加冠戴帽,为历史去黑描红,把胜利者的荣光放大,败笔缩小甚至抹去,把失败者败笔放大荣光抹去,甚至根本不提失败者,把失败者干脆从历史的舞台中隐去。最多把失败者一笔带过。古往今来,我们没有看到过任何国家和民族的历史是为别人不为自己写的。
  所以,我在尊重官方的正史时,某种意义更尊重民间,相信民间的“野史”。当然,民间也会通过一代一代的演绎把自己心目中的英雄成倍放大和神话,但捕风捉影,还得有风有影。
  七
  剿灭了沃撮冲,彭彦晞和彭彦昭又随其父亲彭瑊乘胜追击,于公元908年平服了五溪其他诸蛮,湘西诸蛮群雄割据,与朝廷分庭抗礼200多年的山大王的历史,就此宣告结束。
  这时,朱温的刀剑也已经抹断了李祝和唐朝的脖子,历史进入了五代的后梁。平服了五溪诸蛮的彭彦晞、彭彦昭和彭瑊当然功高盖世,成了盖世英雄。与彭彦晞一道剿灭的所有人都得到了朝廷的加官晋爵和厚赏。朝廷于公元907年10月封彭瑊为溪州刺史兼辰州刺史。土家族的土司王朝从彭瑊任溪州刺史开始,被历史的刀剑轻轻翻开了皇权统治下民族区域自治和民族大团结的第一页。
  公元908年,彭彦晞被朝议为溪州刺史。其弟彭彦昭回江西原籍任静江节度使。
  公元910年,彭士愁世袭父亲彭瑊职位,接任溪州刺史,接管湘西,统领包括今湘西和湖北、贵州、重庆境内的20州、58旗、380峒。公元886年出生的彭彦晞,这年刚好23周岁。
  彭彦晞字士愁,官方也开始正式以彭彦晞的官名彭士愁来任命、入典。古人用字,不用名时,往往是一种尊称和身份的象征。
  彭士愁当了溪洲刺史后,依然把老司城作为自己的大本营。沃撮冲和他的祖先留给彭士愁的家底,足够彭士愁一生荣华富贵,坐享其成了。他完全可以在这借梯上势,做得更大更强。最重要的是他已经在老司城生活了三年多,他已经靠自己的威望,不但赢得了老司城黎民百姓的心,也跟老司城的黎民百姓有了很深的感情。他深深地爱上了这片土地,爱上了这里的人们。他深知,湘西的这些土著民族并不是官方所说的野蛮、落后,恰恰开明包容、胸怀宽广。他们顽强,但不顽固。他们封闭,但不保守。玉壶见冰心。微言显大义。可以说,不是他征服了湘西,而是湘西征服了他。他已经被湘西的容颜和品性彻底感染和同化。当初,要不是湘西百姓包括土王沃撮冲敞开怀抱欢迎他、接纳他、恩惠他,他是不会有今天的。要不是湘西百姓和沃撮冲的女儿沃秀英义舍生取义地支持他、成全他,他更不会有今天的。不是他一个人歼灭了沃撮冲,而是湘西的黎民百姓帮他歼灭了沃撮冲。没有湘西黎民百姓的支持和拥戴,他就是能够飞天,也不可能歼灭沃撮冲。这是他扎根湘西、治理湘西最深的基础。有这样一伟大而开放的民族做坚强的基石,没有他完不成的霸业。这,也是他之后为了湘西,既与整个国家同舟共济,又敢于反抗朝廷压迫剥削的原因所在。
  就这样,彭士愁继续了老司城的辉煌与盛大。
  早在彭士愁一进入老司城的时候,他就惊讶老司城的雄奇、嵯峨和辉煌,惊讶于湘西土著的神奇和伟大。那简直就是一个世外桃源一样的天堂和宫殿!
  老司城建立在一面巨大的山坡上。
  顺着山势,城的最下端是沿河的一条石板街。清一色的吊脚楼,清一色的麻柳树,清一色的舢板船,都沿着河岸蹲守着、挺立着,像列队的士兵,整齐而精神。一路好几里的吊脚楼全是木板黑瓦,挂着宫灯和风铃,涂着桐油和油漆,高高的临空飞身,挺立河岸。那临空飞身处伸进河里、吊在河上的无数根立柱,就像是无数条伸进河里、吊在河上的腿,使得吊脚楼因此变得生动形象、名副其实。
  沿着河岸的石板街而上,也是一山坡的吊脚楼。一层一层,一栋一栋,高高低低,浩浩荡荡,刺向天空。只不过,不全是木的了,还有砖的、石的;也不全是一种颜色,褐色、白色、灰色和橘色、红色,琳琅满目,辉煌耀眼。这些一抹抹辉煌耀眼的颜色,像是山中射出的一束束辉煌耀眼的激光,让整个山色艳丽夺目,让整个皇城金碧辉煌。
  几条青石条和鹅卵石铺就的街道,又宽又直地从河堤攀沿上去时,老司城就被整齐地裁剪出5条街道。而几条横着的街道,又像是城中刺绣的丝线,把皇城编织出11条巷子。正街、左街、半坡街、右街、五铜街,街街繁华,南门巷、半坡巷、五铜街巷、马房口巷、雅草坪巷,巷巷鼎盛。
  彭士愁不能不赞叹湘西祖先们的巧夺天工。
  彭士愁当时拒绝了粱太祖御封的一品宰相而选择了溪州刺史,也许还在于他对老司城的赞赏和留恋,在于他老早就有要在老司城做土皇帝的宏才大略。
  这是一张已经上了好色的宣纸,是一副已经描了好图的画卷,彭士愁决定用更好的色画出更好的画。    
  八
  彭士愁施展的第一步宏才大略,就是奏本皇上,从人、财、物等方面,请求支持和开恩。一是关于减免溪州50年的赋税,二是关于建都老司城,三是关于老司城和农村基层机构的设置。粱太祖念其平服群雄割据了200多年的蛮夷有功,颁旨准奏,封赏彭士愁18品蛮世袭传,一字同朝并肩王,免溪州50年赋税,赏银200万两修建城房。免溪州50年赋税,赏银200万两修建城房,等于争取到了自己的财权和物权;准许蛮王世袭,一字同朝并肩王,就等于从朝廷认可了彭士愁土皇帝的地位,争取到了自己的用人权。如果说土家族的土司王朝是从彭瑊开始打下坚实的基础,那年轻有为的彭士愁揭开了最为辉煌的篇章。
  得旨回乡的彭士愁,有了200万银两,就有了扩建老司城的资本。加上朝廷50年不征赋税,他可以修身养性,大兴土木。他立刻从长沙、杭州、苏州、西安、江西及本地请来设计师、工程师及各类匠人千余名,着手老司城的重新规划和建设。因为减免了50年的赋税,溪州的百姓能够安居乐业,也纷纷感念彭士愁的恩德,义务出工,前来修建。自公元912年到公元923年,千余工匠耗时11年,建造起了一个崭新的土家土司王国的大帝都。沃撮冲时代的5街11巷,扩充成了8街16巷。并形成了皇城区、生活区、教育区、军事区、休闲区、祭祀区、墓葬区七大区域。其城内3000家,城外800户的辉煌规模,正如国家文物局局长所说:是现今发现的世界上保存最完整的土司遗址,其壮阔庞大和完美,堪比世界上任何一个美丽的古建筑群,即使与南美的马丘比丘遗址和意大利庞贝古城相比,也毫不逊色。
  金銮殿、祖师殿金碧辉煌。
  午门、城门气势恢宏。
  寝宫、寿宫雕梁画栋。
  照壁、民居端庄安详。
  每一堵石砌的城墙都雕刻着精美的图案。
  每一扇高耸的城门都绘有先民的图腾。
  最奇的是,城内还修有9条宽敞的地下通道,用于排水排污和防洪,一旦战争爆发,士兵既可从地下通道有如天兵天将,打击入侵者;又可从地下通道暗度陈仓、金蝉脱壳。照壁上的内外四方,居然各自装有四个孔灯,每个孔灯里都镶嵌着一颗夜明珠,外面绘的是双凤朝阳,里面绘的是58旗、380峒的地图!墓葬区的墓里竟也装有厚重而灵活的石门、留有高深而宽敞的走廊、刻有精美绝伦的画像、供有香火鼎盛的神龛!
  我的祖先,真是聪明绝顶!伟大不朽!
  到1135年,第十代土司彭福石继位时,老司城又进行了大规模的修缮和扩建,新增了一条街道、2条巷子,新修了城隍庙、碧花庄园度假区,还在最繁华的两个路口各修建了一座立交桥!我想,这一定是世界上最早的立交桥!因为史料记载的世界上第一座立交桥于1928年才在美国建成,而我的土家族祖先则在1135年就建成了!早了200多年!这是多么伟大的创举!是多么值得我土家后辈和湘西后辈骄傲自豪的事!
  虽然罡风吹过一回,王国就老去一点。冷雨洗过一次,王国就褪色一抹。但只要天地还在,人类永存,那些隐去的历史,总会在现实中拂去尘埃,露出光华!王者就是王者!王国就是王国!

  |  信息报送  |  文物安全与行政执法  |  考古调查、勘探、发掘备案系统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所有© 湖南省文物局 CopyRight www.hnwhyc.com All Right Reserved
信息报送邮箱: hnww4443179@163.com    地址: 湖南省长沙市蔡锷北路153号
备案号: 湘ICP备12014243   公安机关备案号: 43010502000853   网站标识码: 4300000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