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检索:  
首页 > 世界文化遗产申报与管理 > 老司城遗址
骁勇善战的永保土兵
报送单位:    作者:    点击次数:6993     发布时间:2014-06-25  打印本页

     作者:曾湘军

    在湘西,由凤凰土著组成的竿军(凤凰,古称镇竿,故称)以能征善战闻名天下,抗日战争时期,顾家齐率领的竿军于上海嘉善大败日军,这是众所周知的。可能大家还不知道,历史上湘西还有一支特别能战斗的地方部队,这就是永保土兵。
      
所谓永保土兵,就是永顺与保靖土司的军队。五代至清雍正年间,湘西永顺和保靖实行土司制度,土司,是受中央王朝任命的地方官,实行世袭制,有宣慰使、宣抚使与安抚使等称谓。永顺和保靖五代时同属下溪州,保靖司第一代土司彭师杲与永顺司第二代土司彭师裕是同胞兄弟,保靖司受永顺司节制,故习惯将两个地方连称。历史上永顺土司与保靖土司受当时中原王朝的差遣,组织军队参加各种战役,他们驰骋天下、令对手闻风丧胆,立下了赫赫战功。
     
一、宋哲宗中兴名臣章惇安抚荆湖路西部少数民族的重要依靠力量
     
章惇,宋神宗时王安石变法的坚定支持者,宋哲宗时中兴名臣。熙宁二年(1069)荆湖路西部少数民族聚居区,时称南江(今湖南西部沅江上游)、北江(今沅江北部支流酉水),合称两江地区,时常发生部族冲突,其他地区的罪犯也不断逃入两江地区。因此,宋神宗认为在那里设立州县,非贪其土地,但欲弭患耳。王安石也认为:非但弭患,使两江生灵得比内地,不相残杀。于是在熙宁五年闰五月派章惇以察访荆湖北路农田水利常平等事为名,进行开发。同年十一月,章惇首先开发荆湖南路的梅山地区(今湖南中部山区),并于同年新设新化县(今属湖南),次年又在其东北新设安化县(今安化东南)。同时继续开发南北江地区,得到王安石的全力支持。到熙宁七年正月,南江地区基本得到开发;四月,设置沅州及卢阳县(沅州州治,今芷江),后又设黔阳县(今洪江市西北黔城)、麻阳县(今麻阳西南),北江地区也相继得到开发。在章惇回朝以后,又陆续设置一些县、镇、寨等。
     
熙宁九年十月,荆湖北湖两江地区的辰州(今湖南沅陵)、沅州的少数民族发生骚乱,章惇为荆湖北路首府荆南(今湖北江陵)知府兼提举本路兵马巡检,安抚叛蛮,
     
宋哲宗元佑七年(1092年),章惇为湖北提刑处理荆湖路西部少数民族问题,来到两江地区。时保靖土司彭云从立即拜会章惇,表示愿效犬马之劳。章惇对他十分热情,与他商量讨伐叛乱事宜,有了他的配合,章惇工作得心应手,两江地区很快安定下来。因为他功勋卓著,宋哲宗特下诏书进行表彰,授予他武安将军、安抚使守溪州,所辖地赐名保靖州。
     
二、朱元璋鄱阳湖火攻陈友谅水师的敢死队
     
元朝末年,军阀混战,其中势力最大的有朱元璋与陈友谅两支队伍,他们都有可能统一天下。陈友谅控制着长江中游,朱元璋的势力则在苏南皖南赣中南一带。朱元璋欲想称霸中国,陈友谅便是他问鼎的主要障碍。13638月底的鄱阳湖之战是决定他们生死存亡的一战。
     
当时陈军人多势众,战舰如云,其巨型战舰高数丈,分三层,速度快,外包铁皮,朱军船小,朱军失利,右翼开始后撤,朱元璋虽连斩十余名队长也不能阻止败退。下午三点,东北风起,朱军就乘风放火,陈战舰相连行动不便,陷入火阵。一时鄱阳湖上烟焰张天,火光烧红了天和水,朱军转败为攻,全线出击,陈军损失惨重,不久陈友谅战死,朱元璋荡除了统一中国的最大障碍。 朱元璋与陈友谅鄱阳湖战事,明本记称:乃命敢死士操七舟,实火药芦苇中,纵火焚友谅舟。可以说火攻是朱元璋鄱阳湖之战以弱胜强的关键。  
     
担任这次火攻敢死队的就是就是保靖土兵。据《保靖土司宗谱》记载,元至正二十三年(1363),保靖安抚使彭世雄调兵一万,随朱元璋征讨,奋勇当先,乃兵接鄱阳湖,连舟师纵火焚寇,有功,凯旋之日,钦授武略将军,封为保靖军民宣慰使司。洪武十六年朱元璋颁发诏书,升彭世雄子彭万里为保靖宣慰使,还对保靖土司在建立朱明王朝过程中立下的不世奇功赞不绝口:
      “
朕以口德,丕继大统,静扫胡元之腥膻,重光大明之日月,其所以拔采石,定京都,擒伪汉,歼强吴,长驱入燕,克服中原者,唯是各藩土司夹辅之功也。尔彭万里,本江西诗书之裔,为湖北忠义之藩,首能倡率义师,竭款献忱,纳土归顺,不辞百战之劳,共建一统之业,厥功甚伟。兹特照昔日表功之典,行今懋赏之宜,钦赐尔铜印一颗,堪合一遁,升设保靖州宣慰使司,加授尔宣慰使,晋升安远将军,轻骑都尉,尔妻曾氏,封太淑人,仍赐以世袭诰命。
     
三、抗倭名将俞大猷、胡宗宪、赵文华麾下先锋
     
倭寇是指十四至十六世纪侵扰劫掠我国和朝鲜沿海地区的日本海盗。嘉靖年间持续到隆庆、万历年间的四十年,是倭寇为害最烈的时期,史称嘉靖大倭寇。总兵官俞大猷、侍郎胡宗宪和尚书赵文华等就是这一时期我国的抗倭名将,而永顺与保靖土兵与他们共赴国难,成为他们麾下先锋,取得了东南第一战功。
     
所谓东南第一战功,就是永顺、保靖土兵于苏松王江泾联合抗倭所取得的一次重大胜利。嘉靖三十四年(1555)正月初一,海盗头目徐海勾结倭寇,自柘林夺船犯浙江乍浦、海宁,攻陷崇德县,转掠塘楼、横塘等处。其后又攻德清县,杀明军把总梁鹗、指挥周奎、孙鲁、百户陆陵、周应辰、理问陶一贯等。同时围杭州城外数十里,流血成川。时右都御史兼兵部右侍郎张经驻嘉兴、浙江巡抚李天宠守杭州,张经以所调狼兵和土兵俱未至,持重不发。狼兵和土兵,分别为今广西南丹、庆远、田州与永顺、保靖等地方的少数民族军队。  
     
据《明史。土司传》记载,嘉靖33年(1554冬调永顺、保靖兵协剿倭贼于苏松,明年永顺宣慰彭冀南统兵三千,致仕宣慰彭明辅统兵二千俱会于松江,时保靖兵败于石塘湾。永顺兵邀击,贼奔王江泾,大溃。先是,永顺兵协剿新场倭,倭故不出,保靖兵为所诱,先入,永顺土兵田淄、田丰等争入,为贼所围,皆死之,议者皆言督抚经略失宜,致永顺兵再战再北。及王江泾之战,保靖犄之,永顺角之,斩获1900余级,倭为夺气,盖东南战功第一云。保靖兵最,永顺次之,降敕嘉奖,各赐银币,冀南三品服,授昭毅将军,明辅俱受银币之赐,并降诏曰:蕞尔倭夷,连年内侵,东南要区,众遭屠戮。彭冀南闻调远赴,亟动勤王之念,竭力效命,用成奏凯之功,元凶就戮,余孽悉平,功劳懋著,良可嘉尚。’”
     
《明史。张经传》载,倭寇猖獗,江浙、山东兵屡败,欲俟粮、士兵至用之。明年三月,田州瓦氏兵先至,有请速战者,经不可,东兰诸兵弥至,经以瓦氏兵隶总兵官俞大猷,以东兰、那地、南丹兵隶游击邹继芳,以归顺及思恩、东莞兵隶参将汤克宽,分屯金山卫、闵港、乍浦,犄贼三面以待、永顺、保靖兵之集会。侍郎赵文华、浙江巡按胡宗宪屡趋经进兵,经曰:贼狡且众,待永、保至夹击,庶万全。文华密疏经畏贼失犯,时永、保已至,其日即有石塘湾之捷。至五月朔,倭突嘉兴,经遣参将卢镗督保靖兵援,以俞大猷督永顺兵由泖湖趋平望,以克宽引舟师由中路击之,合战于王江泾,斩贼首1900余级,焚溺死者甚众。自军兴以来,称战功第一。
     
另据《保靖土司宗谱》记载,嘉靖34年二月,保靖宣慰使彭荩臣奉调领兵4000赴苏松征倭,其子守忠起家丁1000人从征,自备衣粮鞍马,于四月十四日到苏州府,贼聚常熟县,守忠领兵二哨前进常熟截杀,二十四日破三丈浦贼巢,斩倭130,生擒1人。倭聚嘉兴,荩臣星夜前进截杀,五月初一至王江泾,杀贼众。初二赶至秋母亭,大战,斩获倭700,溺死者不计,是役录功,以保靖为最,进阶昭毅将军,赐守忠冠带。35年,保靖兵赴浙江剿倭,彭荩臣率兵8000,守忠亦选杀手3000随同,813日到平湖,恐贼闻兵逃遁,时尚书赵文华、侍郎胡宗宪、都御史阮口于21日令彭荩臣父子由广城沿海堤进沈家庄,直抵徐海,逼近巢穴,倭出战大败,奔入巢穴固守,奈四面水阻,贼以鸟统、佛郎机放射,不能近战,23日彭荩臣令编竹笆遮抵火器,24日暗搭浮桥,突至贼巢,顺风放火,奋勇截杀,昼夜合战,至25日贼大败,斩首289颗,生擒一名,溺水烧死不计其数。捷闻,录功臣彭荩臣云南布政使司右参军,仍管保靖宣慰使司事,守忠赐冠带回司袭侯,彭慨主俾,随征苏松倭寇有功,进阶安远右将军。
     
两江口长官司,属保靖司管辖,司长官彭志显嘉靖三十五年应调随征浙江少女寇。三十六年,调赴通州追剿倭寇至淮安之梅口,纵火焚其舟,获大胜。彭启忠,志显子,梅口之战随父大破贼巢,擒斩倭寇首34级,生擒倭寇12名。由浙江总督军门给启忠并舍把贾文相等扎付13张,犒赏班师,回司供事。
     
王江泾大捷是明王朝在江浙、山东抗倭接连失败、士气非常低落时所获得的一次重大胜利,因此意义非同寻常,对于重振全国抗倭的信心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指挥这场战役的是当时赫赫有名的将领总兵官俞大猷、尚书赵文华与侍郎胡宗宪,而永保土兵是他们的重要依靠力量,永保土兵出生入死,为取得王江泾大捷立下了不朽功勋。
      
四、心学大师王阳明广西洒泪祭英灵
     
王守仁,号阳明子,世称阳明先生,故又称王阳明,中国明代最著名的思想家、哲学家、文学家和军事家,心学之集大成者,非但精通儒释道,而且能够统军征战,是中国历史上罕见的全能大儒。嘉靖四年(1525),他领兵广西平叛,战事结束以后,他亲自撰文悼念在广西平叛过程中牺牲的永保土兵。
     
有明一朝,各地大小叛乱不断,永顺、保靖土兵受明王朝调遣,戎马倥偬,积极为国分忧,参加大小战斗有:
      
明洪武十二年,时永顺宣慰彭添保讨伐大小铅厂;二十三年,讨伐安福(今桑植)。
     
宣德七年,时永顺宣慰彭仲讨伐大下荷逢等处有功,累加奖劳。
     
宣德十四年,时永顺宣慰彭世雄讨伐清浪;景泰元年(1450),讨伐五开、铜鼓(今贵州黎平、锦平);天顺二年(1458),讨伐贵州东苗,复从征交洞,途次逢疾,其子瑄早死,乃命其孙显英代领其众有功。
     
天顺七年,湖广总兵平蛮将军都督李口调保靖兵赴靖州、天柱军前,保靖兵征剿赤溪南洞,屡建奇功。
     
成化元年(1465),时永顺宣慰彭显英讨伐广西浔州大藤峡。二年,征襄阳流民。荆襄上游,地界秦、豫、楚之间,多旷地,饥民徙入据之,常抗朝令,终元之世不能制。至是有李某称平王,附之者百万人,明宪宗乃诏总督项忠、湖广总兵李震讨之,项忠调永顺、保靖土兵赴战,并入山招降,降者40万人。
     
成化三年,兵部尚书程信调永顺、保靖兵征都掌蛮(今四川兴文县)。十三年(1466)保靖土兵征靖州白崖塘、九浦塘,擒斩光天侯苗银禄,以功晋昭勇将军。十四年调征贵州卤保、关索岭、狮子吼、白石崖等处,赏彩缎元宝。保靖土兵攻占贵州都清地方上下都、结干巴、商瓷城、苗坪、兵垻、龙潭、管吕山等处,赏彩缎银两。十七年,保靖司彭翰统家丁一万名,征广西思恩府岑睿,历时半岁,攻克甚多。
     
弘治五年,时永顺宣慰彭世麒讨伐施州银山岭,六年征贵州都匀,七年,因为功勋卓著晋升昭勇将军,南渭州彭惹即送随彭世麒征四川有功,进散官一级,赐蟒服。十四年,蒙古小王子(即蒙古大王)率军大举南侵,世麒请帅兵一万赴陕北助讨,部议不可,并赐奏事人路费钞一钱贯,免其明年朝觐。十五年,调征贵州普安贼妇米鲁。普安土司隆畅,父子不睦,畅有妾名米鲁以罪见逐,依畅子礼同居,与其部阿保谋不轨,畅诛礼,阿保助米鲁攻畅,杀之。镇守太监杨友讨之,大败。乃命南京兵部尚书王轼督军进讨,永顺土兵从征有功。
     
正德元年(1506),以世麒从征有功,赐红织金麒麟服进马谢恩。二年,进马贺立中宫,命给赏如例。六年,四川蓝廷瑞、鄢本恕等倡乱四川,乌合十万余人,称扫地王,置28营,攻城杀吏,流毒黔楚,总制尚书洪钟讨之不克。蓝廷瑞以女结婚于永顺土舍彭世麟,希望作为彭世麟入伙,世麟伪许之,因与约期,蓝廷瑞、鄢本恕及王金珠等28人皆来会,世麟伏兵围之,保靖司彭九霄配合,擒斩及溺死者700余人,总制、巡抚以捷闻,是役世麟为首功。
     
七年,河南刘惠、赵燧、刘三等反,都御使彭泽、咸宁伯仇钺讨之,参将冯珍战死,刘等自遂平趋朱皋镇,世麒子彭明辅及都指挥使曹鹏击败刘三于颖州,捷闻,命永顺宣慰格外加赏,给明辅诰命。
      
保靖兵会剿刘六、刘七。刘六、刘七、赵燧、齐彦名等自山东、河南,纵横数千里,破州县百数,各省官兵辗转应战,疲于奔命,保靖兵由襄阳、至唐县、枣阳,再至罗田,败其别部李升完一支,擒刘六。八年,保靖兵70名征贵州凯口,十一年征贵州清平香炉山,造梯飞楼、爬虎等具,登临绝顶,获胜。
      
嘉靖元年,保靖宣慰彭九霄征广西上思州,征湖北、河南、川、陕、云、贵等处,风餐露宿,履艰历险,致冒晕风等病。自正德至嘉靖,战功最著。
     
嘉靖六年(1527年),元霄子彭荩臣征口口,选家丁3000人,协力砍贼,擒黄公赖等十余名。19年,彭荩臣征镇竿,其子守忠起家丁500人从征,22年,征贵州田平,25年,再征镇竿,进至贵州铜仁。33年,奉敕分管竿子坪。
     
万历元年(1573)、湖广、广西两巡抚会调永顺兵征广西瑶,大破之。
      
彭养正,守忠子,万历元年袭司职,12岁,同年率兵4000人及家丁1900人征广西怀远,二年抵独坡营,亲督把舍彭禹臣,分兵设伏,出奇制胜,受到时湖南总兵官平蛮将军怀宁侯孙口牌的称赞。
     
垓下之战时刘邦组织的四面楚歌动摇了项羽的军心,明代永保土兵也偶尔将歌舞到平叛行动中。据《龙山县志》:某土司于明时调征广西,一城池攻不下,土司命士兵扮女装,连臂喧唱,为靡靡之音,于是守城者竞集观之,流荡无坚志,土司以精兵潜入后门,跃而入,遂克城,归后,演为歌节,盖亦蹈吟武功之意。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王阳明为在广西平叛过程中牺牲的永保土兵洒泪祭奠的事。明嘉靖四年(1525年),广西田州土官岑猛叛乱,两广巡抚姚馍调永顺、保靖土兵进行讨伐,其中保靖彭九霄领兵一万,子彭虎臣亦选家丁5000出征。至宾州,彭虎臣被任命为冠带统兵,他作战十分勇敢,首先攻克罗堡,擒斩王诏韦、赵响等,因天气炎热,中暑,带病至田州,生擒了岑猛。因为彭虎臣中暑得不到及时治疗,死于军营。朝廷以擒岑猛功,提拔九霄为湖广参政,赐银币,虎臣战死,赠都指挥佥事。
     
五年,田州改土归流。岑猛的旧属卢苏、王绶纠众再一次发生叛乱,有人提议调江西汀州、赣州的畲兵与永顺土兵会剿,朝廷没有同意,命令王阳明带兵征讨。田州再次发生叛乱时,永顺土司彭明辅与子彭宗舜正在返程途中,闻讯立即赶往广西,并一举攻下田州、南宁、浔州等城池,卢苏、王绶投降。王阳明的大部队还没有到来,战事就已经结束了,王阳明十分高兴,以功赐彭明辅昭勇将军,彭世忠加升十级。但在田州两次平叛行动中永保土兵伤亡惨重,王阳明班师时,亲自撰文悼念在广西田州平叛过程中牺牲的永保土兵。
     
五、辰龙关后的奇兵
      
康熙十五年(1680)吴三桂叛乱,割据荆湖,以兵临长。吴三桂叛乱时,拉拢西南各土司,授予他们印章,对他们封官许愿。时永顺土司彭廷偆父子知道吴三桂成不了气候,于是将吴的信件与印章交给清军,并献出雷公嘴、铁厂等地方供清军屯扎,以利清军对吴作战。
     
辰龙关位于常德与怀化的交界地沅陵县官庄镇境内,古属界亭驿,是京都通向滇黔川等地的必经之道。界亭驿始建元朝初年。明洪武年间时,驿站驻有驿丞,配有马匹100匹,马夫50名,扛夫179名。清朝时收归知县管理,沅陵县派出一名县丞驻守。吴三桂被清军剿灭,其子吴应麟带领残余势力逃到湘黔边境辰龙关,与清军对峙。辰龙关长数十米,关外万峰插天,峭壁数重,谷径盘曲,近通一骑,易守难攻。叛军在关前狭斜如子午谷的悬崖峭壁上,安设火炮箭垛,设置擂木滚石,并在关前的狭谷地带堵溪截流,将两里长的隘口引水漫浸成陷马池。清绥远将军蔡口、宁南静寇多罗贝勒密令永顺司进击,廷偆率苗土劲兵三千,自裹糇粮,驻扎王村,踞吴上游。遣南渭州彭袁高率部间道协同清军,保靖司彭凌高及其子宗国配合,一从高峰入,一从郭家溪入,绕出关后,攻克辰龙关。吴部胡国柱带着亲随夺路逃出,一气跑进贵阳城。次日晨,清军骑兵直逼辰州城,吴应麟见势不妙落荒而逃。一路上,清军所向披靡,势如破竹。不久,便平定了西南等省的叛乱,实现了康熙皇帝的天下大权,当统于一的宏图大略。清廷以功颁给永顺等处军民宣慰使司印一颗,授其子弘海总兵衔,保靖司彭宗国被廷偆授以凯旗长,总理保靖司事务。 
      
六、左良玉、李自成余部与张献忠的克星
     
万历二十五年,日本兵犯朝鲜,调永顺兵万人赴援。四十七年,满洲兵犯辽东,调永顺、保靖兵赴援,保靖司彭元锦遣兵三千。彭象乾,养正长子,万历27年(1599)随其母舅酉阳安抚使冉御龙征西川有功,归司就袭。47年象乾率兵5000援辽,48年任指挥使,行至涿州病,半夜逃散3000人,部臣以闻,严旨责统兵者,并敕监军沿途招抚。明年,象乾不能行,遣其兄弟、子侄率兵出关,战于浑河,全军皆没。天启二年,进象乾都督佥事,追赠象周、彭琨、彭天佑等各都司佥书,以浑河之役,一门殉战,以烈诸土司冠云。
     
明朝末年,社会动荡不安,左良玉等余部在清兵的追击下,纷纷向湘西退却,永顺、保靖土司为保境安民,对他们进行驱赶。
     
驱赶左良玉残部王永成、马进忠。顺治四年(16479月,左良玉残部王永成、马进忠为清军所追,进攻永顺,图攻保靖,逼近保靖司巴勇地方,永顺宣慰使彭弘澍率兵赴龙潭岩、力坡防堵,彭朝柱四路堵截,令其子彭鼎率兵进击,王永成、马进忠退至永顺西古村,布营七处,1229日,又领骑数千,于永顺南渭渡河进攻保靖,朝柱令子鼎、把舍彭养锐、彭象震引药**千余,从后路抄出,劫其主营,放火焚烧,王永成、马进忠大败,死者无数,余部退走。土司彭应麒战死。同年,清恭顺王孔有德临抚辰州,朝柱遣把舍彭纶、邱尚仁等备册籍赴营投诚,诏赐龙牌嘉之,领职如故。
     
驱赶李自成余部高必正、李赤心。顺治八年,李自成余部高必正、李赤心等进驻永顺、保靖境,攻破保靖司治,剳营对河山阜两月,朝柱一面报辰常总镇,一面调各旗目兵日夜伏击,又令子鼎调苗兵万余,从菁林开路进攻,总镇亦发兵由水路接应,高必正、李赤心部死数千人,高必正中箭而死,彭弘澍以兵逐之。
     
追剿张献忠。彭朝柱,象乾长子,1627年象乾退休,朝柱袭司职。崇祯16年(1643)张献忠攻长沙、益阳、常德、澧州,偏沅巡抚调保靖司兵保常德、澧州,献忠大举破常德,辰常总兵温如珍退辰州府,向张献忠投降,朝柱发精兵3000攻打辰州,温如珍败走,彭朝柱追至长沙望城坡,时张献忠已破桃源,扎浮桥过白马波,彭朝柱守关隘,不分胜负,复遣把目领兵抄袭,大胜,特赐蟒玉正一品服色,左右军都督府都督。
     
《清史稿》:湖广土兵,永顺为最,保靖次之,其兵甚强,这说明永保土兵是一支特别能战斗的队伍。他们能征善战,与两个司的土司平时注重军事建设有很大关系。
     
永顺司辖三知州,六长官司,五十八旗,三百八十洞。各旗名称为辰利东南西北雄,将能精锐爰先锋。左韬德盛来勋策,右略灵通镇尽忠。武敌雨星正义马,标冲水战涌祥龙。英长豹嘉威捷。福庆凯旋智胜功。以七字为句,每字一旗,后添设、谋二旗,共58旗。
     
旗,古代军队编制单位名称。明代军队实行卫所编制,每百户所统兵112人,编为两个总旗,每个总旗分编为5个小旗。明代戚继光创制步、骑兵编制单位,在基层编制中有局、旗、队三级,每局辖三旗,每旗统兵36人,编成三队,每队兵或骑兵12人。清代初期,实行军政合一的八旗制度,以不同颜色的旗来区分军队。八旗指:正黄旗、镶黄旗、正白旗、正蓝旗、镶白旗、正红旗、镶红旗、镶蓝旗,有满洲八旗、蒙古八旗和汉军八旗。
     
永保土司之旗可能源自明代的卫所编制。永顺五十八旗分隶州司,而统属于总司,旗各有长,管辖户口,旗民闲时为农,战时为兵,具有军政合一的性质。司城有五营,相当于中原王朝的御林军,每营兵丁100人,兵丁每人每月领银三两二钱,米三斗六升。此外还有戎、猎、苗、米房、吹鼓手等六旗,以及长川旗、散人旗、总管旗,是常备部队。他们也很注意阵法的演练,其阵法,每司立24旗,头,每旗一人居前,第二排三人,第三排五人,第四排七人,依次不断递增,跃呼助阵,若前者败,则第二排居中者进补,每旗16人,24旗合384人,皆精选之兵也。对军人的挑选十分严格,采选兵丁时,宣慰祭以白牛,曰:有敢死冲锋者,收以银,啖此牛首,勇者收之,更盟誓而食之其节制甚严,只许击刺,不许割首。违者及退缩者皆斩。故凡战必胜,人莫敢撄。”                 (作者系湘西州委讲师团副主任、教授)

  |  信息报送  |  文物安全与行政执法  |  考古调查、勘探、发掘备案系统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所有© 湖南省文物局 CopyRight www.hnwhyc.com All Right Reserved
信息报送邮箱: hnww4443179@163.com    地址: 湖南省长沙市蔡锷北路153号
备案号: 湘ICP备12014243   公安机关备案号: 43010502000853   网站标识码: 4300000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