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检索:  
首页 > 湖南文物故事 > 工作探索
他山之石——赴韩国参加学术会议及考古遗址园区参观侧记
报送单位: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作者:郭伟民    点击次数:8384     发布时间:2017-05-04  打印本页

2017年4月26日至29日,我应韩国湖西考古学会的邀请,赴高丽大学世宗校区韩国考古环境研究所参加了“早期城市的考古学”学术会议,会议代表约20余人,主要来自韩国相关高校、文化财研究院。外国代表除了本人,还有来自日本福冈大学的武末纯一教授和土耳其安卡拉大学的Fikri Kulako lu教授。六位代表围绕早期城市的相关问题做了发言。本人做了“中国史前时期城市的起源与演变”的报告,报告全面考察了中国史前古城的起源、类型及其特点,以及史前古城与早期中国文明化进程的关系。笔者发言认为,北方石城与长江、黄河流域土城在建造技术、形制、布局及功能上有较大的差异,可能反映中原早期国家起源这一特定阶段内跨区域政治—文化碰撞与融合。其他五位发言者涉及的议题有早期城市起源的考古学观察、日本古坟时代的城址研究、安纳托利亚最早的交流与贸易中心:kültepe-kanesh、汉城百济时期的地区性城市:罗城里城址的结构与特征、韩国灵山河流域城址研究等。

正式会议是4月28日举行,因此,27日有一天时间参观考察世宗市附近的几处博物馆和考古遗址公园。它们分别是:国立扶余博物馆、国立公州博物馆、武宁王陵遗址公园、公州石庄里旧石器遗址公园。

图一  郭伟民研究员参加学术会议期间留影

扶余位于韩国忠清南道境内的锦江流域,古称泗沘,公元 538 – 660 年间是百济(公元前 18 年 – 公元 660 年,朝鲜三国时代的其中一国)的国都。国立扶余博物馆第一展厅展出了扶余的史前和古代文化,时代为青铜时期至马韩时期,其文化受到中国东北辽宁地区和汉江流域文化影响而形成富有地方特色的扶余松菊里文化,以及奠定百济文化基础的马韩文化。这里展出的瓮棺、粗纹镜、琉璃玉管、剑把形铜器都是重要的馆藏文物;第二展厅以泗沘百济时期的历史文化为中心,通过展出的文物可以了解居住在泗沘都城百济人的日常生活,以及百济的政治、经济、文化、宗教等方面的情况。这个展厅有虎子、扶余陵山里寺遗址出土的石造舍利龛、金铜大香炉和砂宅智积碑等珍贵文物。第三展厅以佛教文化为主题,重点展示具有百济风格的佛像和体现百济建筑水平的寺院。通过对金铜佛像、石佛、泥塑佛等不同材质佛像的展示介绍,体现“百济的微笑”这一主题。这里展出了山水山景纹砖、青铜小塔片、鸱尾、金铜观音菩萨立像等重要文物。第四展厅是一个捐赠文物展示厅,展示了韩国忠南大学名誉教授朴万植教授和一批人士捐赠的文物,这些文物绝大部分是百济时期的陶器,从忠清南道论山市连山面一带的墓葬中出土,是了解百济时期历史与文化的一个重要补充,具有极高的学术资料价值。

图六  扶余陵山里寺遗址出土的莲花纹瓦当_调整大小.JPG

图二  扶余陵山里寺遗址出土的莲花纹瓦当

公州博物馆位于熊津,于1946年4月1日挂牌成立,旨在保护展示熊津百济文化与忠清南道的历史文化。1973年10月12日在公州市中洞新建的博物馆开馆,2004年5月4日又在熊津洞武宁王陵区新建了博物馆,该博物馆依托宋里山古坟及武宁王陵区考古发掘的出土文物,是一个集墓葬原址展示、墓葬陵园展示、出土文物博物馆展示为一体的考古遗址公园。韩国的国立公园不少是以文物古迹为依托的,至于考古遗址公园,似无特定指称,但依托考古遗址建博物馆,并将考古发掘现场向公众展示,同时也建设相关的公众参观游览设施,这样的模式与我国考古遗址公园颇为相似,我暂且称之为考古遗址公园。武宁王陵遗址博物馆的建造设计颇为独特,其依山体而建,主体在地下,整体类似陵墓。馆内的陈列展览分为四个部分,第一部分展出汉城百济后期忠南地区的当地势力——天安龙院里、瑞山富长里、公州水村里考古遗址发掘的主要出土文物;第二部分展出公山城、宋山里古坟群出土品,重点阐释了熊津百济时期思想、宗教、对外交流等有关内容;第三部分是武宁王陵出土文物,同时还依照武宁王陵发掘时的情况,模拟展示了墓道、甬道、墓室及随葬品,这是博物馆的重点。武宁王是百济历史上一位重要的国王,在位期间相当于中国南朝梁时期,当时百济首都被高句丽攻陷,百济迁都至熊津,武宁王卧薪尝胆、励精图治,开展远交近攻,他向中国南朝梁朝遣史奉表,被梁武帝册封为宁东大将军,百济于他在位时期国家得到稳定,国力逐步恢复。武宁王陵为武宁王和其王妃的合葬墓,墓内出土梁武帝册封的“宁东大将军”和“百济王”封印。还有来自梁朝的铜镜、青瓷器等随葬品。在展厅的醒目位置引《三国史记》对武宁王的介绍云:“武宁王,讳斯摩牟大王之第二子也,身长八尺,眉目如画,仁慈宽厚,民心归附。”最先跃入眼帘的是石镇墓兽,此外还展出了武宁王夫妇的木棺、墓砖,砖上多菱形和钱纹及“中方”文字。重要文物还有金冠饰、金镯、铜镜、铜履、木枕、墓志等。博物馆内还按照原状复原的武宁王夫妇合葬墓的墓室,也复原了6号墓。

博物馆作为考古遗址公园的一部分,显然是重要的场地所在,也是大多数观众必到之处。除了博物馆,还有陵墓原址,陵墓所在的地点是距博物馆400米左右的山腰之上,武宁王夫妇陵墓为带甬道的砖筑单室墓,由南向北依次为墓道、甬道、墓室,墓顶圆形封土,直径约20米。墓圹全部用砖砌筑而成,由封土墙、挡土墙、甬道和墓室组成。紧贴甬道门口外侧有一道门券,门券内重主要用砖按四顺一丁砌筑,外重用3层侧立砖环砌。封门墙封嵌于门券内外,下部以三顺一丁砖砌筑,上部全用顺砖平砌。门券上部及两侧砌有高大的挡土墙,全部用顺砖平砌。墓前有一条斜坡状墓道,长9. 3米,墓道口较窄,约1. 7米,越往北越宽,接近甬道处约3.6米。甬道长2.9米,宽度1.04米,高1.45米。地面用砖铺成人字纹,略高于墓室地面而与棺床等高。墓室朝南,券顶,长4.2米,宽2.72米,高度从棺床算起为2.93米。墓室北部有砖砌的棺床,高度与甬道地面相同。该山上除了武宁王陵墓之外,还发现有二十多座墓葬,属于当时百济的王室成员墓葬。发掘的墓已在原址基础上进行了保护展示,观众可以直接进入墓内参观。但考虑到文物本体的保护问题,自1997年开始,墓室已经不对外开放,而仅仅只将墓门部位标识性展示。

图二  武宁王遗址公园外景_调整大小.JPG

图三  武宁王陵遗址园区外景

图三  武宁王遗址公园入口_调整大小.JPG

图四  武宁王陵遗址园区入口

图四 武宁王遗址公园内的草垫路_调整大小.JPG

图五 武宁王陵遗址园区内的草垫路

图五  武宁王遗址公园博物馆入口处_调整大小.JPG

图六  武宁王陵遗址园区博物馆入口处

该博物馆作为熊津百济重要文物收藏地,总共收藏有36356组62185件文物,其中包括19件国宝级文物。博物馆策划常设展览、特别展览。开展多样的调研及学术大会等活动,对馆藏品进行调研工作成册发行学术资料。该博物馆和考古遗址园区,立足馆藏文物和考古遗址,致力于策划运营多样的文化、教育活动、扩大公众亲近接触文化的机会,致力于建设成贴近公众的博物馆和考古遗址公园。

另外参观的一座依托考古遗址建设的考古遗址公园及遗址博物馆是公州石庄里旧石器遗址博物馆。石庄里旧石器遗址位于长岐面石庄里锦江北岸的河流阶地上,是韩国旧石器时代的代表性遗址,于1964年至1974由延世大学博物馆主持10次考古发掘,旧石器文化共形成27个地层,其中有遗物的文化层约有11个。该遗址后来在1990年至1993年间再度发掘,随着工作的深入,遗址的性质及年代也逐渐清晰,目前的工作成果认为,遗址所处的年代为5万至50万年。多维度的文化遗存揭示出这里从直立人到智人阶段,从早期的尖状器、手斧、砍砸器到晚期的刮削器、雕刻器等石制品演变的清晰发展轨迹,更有远距离获取的黑曜石和水晶等人工制品。进入遗址公园的门口,是一件巨大的手斧模型,公园相关建筑物上,还有原始人狩猎的雕塑,户外的遗址有多处窝棚式建筑,模拟旧石器时代人们的生活场景。博物馆建在略高的地段,馆内陈列了多年来石庄里遗址的考古发掘成果,并多处模拟考古发掘场景,完整展示了该遗址地层堆积序列和旧石器文化的演变过程。此外,还陈列了历年考古发掘的原始记录,包括考古日记、标签和考古发掘、测绘工具等。

图七 石庄里旧石器考古遗址公园_调整大小.png

图七 石庄里旧石器考古遗址园区

图八  石庄里遗址博物馆_调整大小.JPG

图八  石庄里遗址博物馆

图九 石庄里遗址博物馆展示的考古发掘工具_调整大小.JPG

图九 石庄里遗址博物馆展示的考古发掘工具

韩国之行有不少收获。就学术研究而言,这次会议有明确的主题,就是“早期都市的考古学研究”,我们一般将早期的城称为“城址”或者“古城”,国际通常的术语表达是“城市”“都市”。这是表达习惯的不同还是概念的不同?我想中外学术界的理解是有一定差异的。就中国早期城而言,是否能称为“市”,既需要方法论上的探究,也需要考古学的证据。市者,货之准也;市,买卖之所也。因买卖或者交易而成为人群聚集的地方,或曰集市。反正都与交易买卖有关系。中国早期城市——确切地说史前古城,是否具备这样的功能,还需要一定的考古学证据。近年有学者讨论了中国史前商品经济问题,应该引起重视。毫无疑问,史前时期肯定存在贸易,既有远距离也有近距离的,远距离贸易可能适宜于一些比较贵重且不易破碎的物品,如长江中游史前玉器,可能较大部分就是来自长江下游。而近距离的交易或者贸易,可能就是一些日常用品之类,交易量最多的应该是普通的陶器。长江中游油子岭—石家河文化时期陶器的标准化和专业化程度相当高,应该存在商品贸易,买卖行为及相关的流通环节已经出现,则一些集市或者城镇就会应运而生,这样的背景或许是长江中游史前城址出现的动因之一。当然,目前还只能是一种推测,要得出正确的结论,还需要做更多扎实的田野工作,也需要更精细严谨的信息采集分析和多维度的研究视角。

这次韩国之行还有一大收获,即考古遗址公园或考古遗址博物馆方面的韩国经验或韩国模式,值得我们借鉴。本次考察的两个考古遗址公园,一个是武宁王陵区考古遗址公园,另一个是石庄里旧石器考古遗址公园。前者是在陵墓区,后者是在遗址区。在陵墓区建遗址公园,当然核心是古墓葬的保护与展示,武宁王陵所在的宋山里古墓葬区发掘了几座有封土堆的大墓,其中就有武宁王陵,这些墓,包括其封土堆,都采取原址保护的方式展示出来。通过墓道,观众可以进入墓穴参观,了解墓内的结构、形制、工艺、材料和随葬品的特点,使观众有身临其境之感。墓葬的周边,包括封土堆,均用浅根系的草皮覆盖,使封土堆的形状清晰可见。园区的道路,则按照公园的要求来修建,根据园区游览线路和展示的需要,有沥青路、土路、草垫路、栈道、砂石路等多种不同的路面,与园区的景观融为一体。博物馆的选址就在陵墓区附近,整体而言建筑物是“隐”、“沉”,或入地,或半地,甚至外形和屋顶都采取覆土植草的方式,淡化建筑的外形、尊重原来的环境是其基本的宗旨。博物馆内的陈列围绕考古发掘的结果而设计,所有的遗物均予以展示,所有与陵墓建造、祭祀活动有关的人的行为也通过多种方式表达出来,这个博物馆特别模拟了武宁王陵的建造过程,包括开挖土坑、构造砖室、墓道、甬道、墓门,券顶及墓砖的铺砌方法均有展现。馆内还按照原墓的尺寸复原了墓葬的墓室,观众可以进入墓内详细了解墓葬的建造特点和随葬品的埋葬方式。在石庄里遗址公园,整个园区就像一个更新世时期的环境,有一些狩猎的场景复原,也有茅草和树木搭建的窝棚,还有奔突的猎物以及猎人追逐的场面。而博物馆就近建在园区一隅,博物馆内主要是该遗址的环境演变、地层堆积和考古发掘出土物的展示;也有考古发掘现场的复原和模拟,还有考古发掘时使用的工具和留下的原始记录,这些均在展柜里展示出来。这样的理念很好,可以让观众了解考古的基本流程以及用考古方法获取文物的过程、如何科学记录出土文物的埋藏环境,这种展示实际上也是向公众介绍什么是考古,向公众说明考古是科学,与盗掘、采集、捡拾文物有着巨大差异。在这个方面,韩国博物馆的文化阐释和公众教育就比我们做得好,韩国民众不会认为考古就是盗墓,考古就是寻宝,这样的科学启蒙真正起到了传授知识和教育民众的作用,这些都是我们需要借鉴的宝贵经验。

通过这次学术会议和遗址公园及博物馆的参观,有几点感想。

1、学术研究不是象牙塔内的工作。这个时代已经不是闭门造车的时代,各考古机构和科研机构,应该建立广泛的学术交流和联系。立足于国际学术平台的学术科研才能真正具有全球视野,也才能更好地开展本地区和自身的工作。目前我们国内不少省级考古研究所已经开展了国外考古,并与国外相关考古机构建立了有机联系,这种联系需要长期保持而不能只是短期行为。要培养研究外国考古的业务人员,这种联系才能长期保持下去。

2、将博物馆建在考古遗址园区,是国际通行的惯例,对于全面、真实、生动阐释和展示考古成果、实现大众和公众分享文化权益最大化具有积极的意义。

3、考古遗址园区的建设应该立足于考古遗址,围绕遗址的价值和内涵,多方位地阐释遗址的科学、艺术、历史价值,也应该阐释遗址的社会和文化价值,这样才能实现文物的证史、资政、育人作用。

这次韩国之行,时间短,无法深入了解和深度考察,仅为走马观花,所见所闻不足形成准确认知,难免偏颇和挂一漏万。是为记。

  |  信息报送  |  文物安全与行政执法  |  考古调查、勘探、发掘备案系统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所有© 湖南省文物局 CopyRight www.hnwhyc.com All Right Reserved
信息报送邮箱: hnww4443179@163.com    地址: 湖南省长沙市蔡锷北路153号
备案号: 湘ICP备12014243   公安机关备案号: 43010502000853   网站标识码: 4300000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