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检索:  
首页 > 湖南文物故事 > 工作探索
浅谈近代人物纪念馆的陈列展览

——以湖南向警予同志纪念馆为例

报送单位:向警予同志纪念馆    作者:刘蓉华    点击次数:3899     发布时间:2017-01-19  打印本页

人物纪念馆是一种重要的纪念馆形式。笔者通过对湖南溆浦向警予同志纪念馆的考察,在近代人物纪念馆的陈列展览上,主要有以下几点经验:以人物雕像为起点,突出庄重性;以人物故居为展馆,突出地方特色性;以多种展陈形式,突出革命性;以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为导向,提高社会影响力。

 

人物纪念馆是比较常见的专题性纪念馆。中国历史上特别是近代以来,涌现出了许多杰出的历史人物,他们对历史发展产生了重要的作用,相应地,有数量丰富的纪念馆以纪念他们的历史贡献。据有关统计,截止2011年底,全国用以纪念某位人物和某类人物群体的专题博物馆、纪念馆、陈列馆、故居约有400家,占博物馆总数的九分之一。人物纪念馆最重要的方面是陈列展览,笔者长期工作于向警予同志纪念馆,下面试以向警予同志纪念馆为例,就人物纪念馆的陈列展览谈几点看法。

一、以人物雕像为起点,突出庄重性。

人物雕像是人物性纪念馆非常重要的展陈之一,人物雕像的风格直接影响着整个展陈的风格。人物雕像又分为室内雕像和室外雕像。一般而言,限于展馆的规模,室内雕像一般较小,无法对参观者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对于人物纪念馆而言,一般采用室外雕像,通过巨大的雕像将人物形象淋漓尽致地展现在参观者面前,使人自觉产生缅怀先烈、瞻仰英灵之感。

人物雕像能为参观定下基调。人物雕像是一种视觉冲击,通过人物形象的勾勒,本身不需要过多的文字,便能塑造人物形象,进而为整个参观定下基调。例如,广州中山纪念堂前耸立一尊孙中山铜像,孙中山先生手柱拐杖,目光深邃,凝视远方,展现了他“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为革命奋斗形象,使人肃然起敬;而杭州岳王庙岳王墓前的秦桧夫妇像,缚手而跪,不需详细的文字解释,其陷害忠良之事便跃然纸上,参观者很自然地就会产生鄙夷愤懑之情。

向警予同志纪念馆正是以向警予同志铜像为起点,奠定庄重肃穆的参观基调。纪念馆广场中心矗立的向警予铜像高7.85米,重2.8吨。人物形象上,齐脖短发,着民国学生装迈步前行,其新时代女权运动者、女革命先烈的形象生动地呈现了出来,既形象直观又印象深刻。铜像纪念碑正面镌刻着陈云同志题写的“向警予同志纪念碑”八个金色大字。铜像后的浮雕墙长12米,高3米,用六个画面展现了向警予同志为革命事业奋斗的光辉一生,背面镌刻蔡和森同志1928年7月在莫斯科撰写的《向警予同志传》全文。这样,通过铜像的直观刻画以及文字的辅助说明,向警予同志的一生及重要功绩便清晰地展现在参观者面前。这对后面的参观起到了一个提纲挈领的作用。

二、以人物故居为展馆,突出地方特色性。

人物性纪念馆以纪念人物为主题,一般可以在多个地点建立,主要有三种地点:一是出生地,二是主要活动地,三是临终地。例如,纪念雷锋同志的有长沙雷锋纪念馆(出生地)、沈阳军区雷锋纪念馆(主要活动地)以及抚顺雷锋纪念馆(临终地)等。不同的地点性质决定了不同的展陈主题和展陈方式。

出生地性质的人物纪念馆是比较普遍的纪念馆。一方面,人物故居能比较完整地反映人物的家庭背景、成长历程及社会环境等,起到追本溯源的作用;另一方面,中国传统的乡土观念,使得有突出贡献的人物较易为乡亲父老所尊重和景仰,为形成地方性的人物纪念馆提供了良好的群众基础。明清以来各地自发建的乡贤祠便是最好的例子。

出生地性质的人物纪念馆的展陈方式具有兼容性。也即,既可以有故居展示,也可以有展馆展示作为补充,甚至还可以在出生地建造衣冠冢。例如,湖南韶山既有毛泽东故居,还有毛泽东故居纪念馆。而主要活动地和临终地性质的人物纪念馆,只能在历史事实的基础上构建相应形式的纪念馆,不能无中生有地建造一座故居或是衣冠冢。所以说,出生地性质的人物纪念馆能够为展陈提供较大的灵活性和多样性。

向警予同志纪念馆是以向警予故居为基础建立的人物纪念馆。向警予故居始建于明末清初,是具有湘西民居地方特色的五柱穿斗式木构架砖围护墙的四合院,占地面积1440平方米。1895年9月4日,向警予诞生于此,在这里度过了自己的少年时光。1922年出席党的“二大”之后,最后一次回到溆浦,在这里居住了两个多月。向警予故居不仅具有重要的纪念意义,而且是一栋有代表性的民居建筑,在设计布局、建筑结构、取材用料、建造技术等方面,具有典型的地方风格,对于湘西古建筑具有重要参考价值。通过故居实物展陈及展板说明,将向警予的成长历程比较清晰地呈现了出来。在故居旁,另设有“向警予同志生平事迹陈列”,系统地展示了向警予同志的革命奋斗历程,与故居展陈互为补充。

三、以多种展陈形式,突出革命性。

人物纪念馆的展陈形式具有多样性。一般有实物、图片、影像及模拟场景等。不同的展陈主题可以应用不同的展陈形式。例如,反映人物的生产生活经历,适合用实物展陈;反映人物的重要活动及贡献,适合用图片展示;反映重要历史事件,适合用影像及模拟场景。不同的展陈形式会对参观者产生不同的视觉刺激,从而形成不同的观感。

人物纪念馆展陈要做到完整性和重点性的统一。完整性是指,要对人物的生平经历作一个简明扼要且系统的展示,从而使参观者对人物形成一个比较完整的认识;重点性是指,要突出人物的先进事迹及重要贡献,使参观者能够深刻认知并认同,从而产生教育意义。这就决定了展陈形式必须具有多样性,避免单一形式造成的枯燥乏味,进而影响主题的展示。

向警予同志纪念馆在故居内及故居东侧的陈列对向警予同志进行了侧重不同的展陈。故居院内有“故居复原陈列”和“向警予同志手迹展览”,展出实物40多件和她学生时代的作文、日记、读书笔记以及从事革命活动撰写的文稿、书信30余件,以实物为主,以故居为背景烘托,着重展现她成长的历程以及革命思想的发展变化;“向警予同志生平事迹陈列”则是对向警予同志的辉煌一生作完整的展示。陈列以向警予同志从事革命活动的时间、地点为主要线索,通过文字、照片、拓本、文献资料、场景、图表、书画等相结合的形式,再现向警予同志光辉而伟大的一生。陈列共分为四个部分:学海求索、女界领袖、英勇就义、永恒怀念。展品中有向警予同志学生时代用过的书篮、梳妆盒、针筒、鞋刷,有在党的创建时期和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撰写的文稿、书信手迹等。通过尽可能多的实物资料、详细的图片介绍及宏大的革命场景再现等,将向警予同志革命的一生生动地展现在了参观者面前。

四、以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为导向,提高社会影响力。

人物纪念馆具有强烈的价值导向,并对现实社会产生重要的影响。故而,人物纪念馆最重要的两项工作就是:树立价值和扩大影响。一方面,要结合社会现实,不断挖掘和深化人物的价值内涵,并与社会主流价值观相融合,做到与时俱进;另一方面,要发挥主观能动性,不断拓展人物价值的社会影响力,推动社会的精神文明建设。

在树立价值上,主要在于深入科学研究。而科学研究需要在正确的理论指导下进行。只有坚持马列主义,以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视角,对人物进行客观历史地研究,才能树立正确的人物价值内涵。要防止理论缺失或理论偏差对人物评价产生的消极影响。

在扩大影响上,主要在于扩大交流。纪念馆的交流有一般性和特殊性交流两种。一般性交流是指纪念馆和社会之间的普遍性交流,也即纪念馆产生社会影响的过程;特殊性交流是指纪念馆同特定机构或组织之间的专业性交流,也可以理解为树立价值的过程。一般性交流需要有广度,需要把面铺开;特殊性交流需要有深度,需要把点钻深。特殊性交流最重要的方面就是要有关联性,要能形成一套比较系统的价值体系,从而产生巨大的影响合力。例如,向警予、杨开慧等是国民革命时期的杰出女性,杨靖宇、狼牙山五壮士等是抗日战争时期的忠烈,刘胡兰、董存瑞等是解放战争时期的英灵,各个时期历史背景不同、社会矛盾不同,决定了价值评价的差异。因此,最好是以同一历史时期或同一事件主轴为基础进行交流,形成比较系统和充实的价值体系,进而产生广泛的社会影响力。

向警予同志纪念馆最核心的价值内涵就是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向警予的一生,是探索救国救民道路的一生,也是革命奋斗的一生,这种崇高的精神在现代社会仍具有重要的意义。在此基础上,向警予还是中国共产党创始人及早期领导人之一、女权主义领袖、无产阶级革命家、妇女解放运动领导人之一,这些都构成了向警予纪念馆丰富的价值内涵,并通过向警予同志生平事迹陈列完整地呈现了出来。在对外影响上,向警予同志纪念馆2009年被列为第二批免费开放单位,1995年被授牌为湖南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1996年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5年被列为国家AAA级旅游景区,2015年被授牌为全国妇女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等称号。纪念馆与区域内的机关、学校、厂矿及部队都先后建立了固定的联系机制,每年组织大批的人员参观与学习交流。纪念馆还以国民革命为历史主轴,与多家单位和组织建立了广泛的联系,如武汉市向警予烈士陵园管理处、新民学会旧址管理处及蔡和森纪念馆等,并与这些单位联合举办多种形式的流动展览和纪念活动等,丰富内涵,扩大社会影响力。

总之,人物纪念馆的陈列展览是一项广义上的系统工程,而不仅仅是狭义上的展品展示。只有合理地塑造人物形象、因地制宜地布局展馆、精心地设计展品、科学地树立价值和扩大影响,才能形成特色的价值系统,进而发挥重要的社会作用。

参考文献:

[1] 吴琼,闫英林.人物纪念馆展陈设计初探[J].室内设计与装修,2006(12):114-116.

[2] 刘迪.关于纪念馆展陈效果提升的思考[J].中国纪念馆研究,2013(2):156-161.

[3] 林深.寻找历史记忆:浅议福州近现代名人馆展陈策划[J].中国民族博览,2016(2):225-226.

[4] 王越.关于我国人物纪念馆陈列展览研究与实践的思考[J].大众文艺,2016(5):54-56.

  |  信息报送  |  文物安全与行政执法  |  考古调查、勘探、发掘备案系统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所有© 湖南省文物局 CopyRight www.hnwhyc.com All Right Reserved
信息报送邮箱: hnww4443179@163.com    地址: 湖南省长沙市蔡锷北路153号
备案号: 湘ICP备12014243   公安机关备案号: 43010502000853   网站标识码: 4300000047